股市為什麼跌:請放開劉士餘 嘴炮也是小智慧

微信號:券業觀察

微信號:quanyeguancha

導讀

最近幾天,房市好像有所消停,股市卻又起波瀾。周一,市場有點「腥風血雨」的味道,一片鬼哭狼嚎中,矛頭直指監管。接下來兩天,股市稍有回暖,輿論也突然「安靜」,監管好像也就不再那麼惹人厭。此間,「倒劉」與「挺劉」之爭儼然一場大戲,你方唱罷我登場。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萬喆,經濟學家,澎湃特約評論員

這種比市場波動效應還短期的市場躁動效應,著實讓人驚心,實際也讓人擔心。草率化的責任認定和臉譜化的歸責方式,使市場化改革的面目反而模糊,從輿論上嚴重綁架市場只會阻礙改革而損害市場。

錢少了——流動性趨緊

要論市場,先論市場。首先應該來看看最近股市為什麼會跌?

錢少了。恐怕是主因之一。

2017年開始,央行就輪番麻辣粉(MLF)酸辣粉(SLF)的上陣,引發市場惴惴的諸多猜測。結論是,流動性收緊。當然,為了配合央行一貫「風範」,大家都謙謙地解讀,什麼「穩健中性偏緊」「穩健收縮」,又或者「邊際收緊」「結構性收緊」等等,用詞精妙,難免讓人有點雲山霧罩。加上許多人又疾呼,中國不可不會不能刺破泡沫!輿論惶惶,弄得大眾搞不清南北。

其實,流動性就是收緊了。沒有加息刺破泡沫,不等於要放任或姑息泡沫。為了「軟著陸」,慢慢消減遍地橫溢的泡沫,總是必要的。

不用說,「防風險」從去年起就成為當前經濟工作的重中之重。而前些年經濟脫實向虛的苗頭也著實嚴重,所謂一套房子轉手比一個上市公司的年收益還要高得多,體現的是實體經濟的投資回報少得可憐,而日益加劇的資本空轉使資產價格偏離實際價值太遠,且愈演愈烈,已經引發了系統性危機的憂患。因此,「去杠桿」一再被強調,「脫虛向實」一再被強調,「防風險」更是底線中的高壓線。

央行政策轉向,主動收縮流動性的跡象很明顯。看M2,持續走低。3月,M2貨幣供應同比增10.6%,增速為去年7月來新低,人民幣貸款增加1.02萬億元,同比少增3497億元,為去年11月來新低;看資金,格局已經清晰。4月以來,央行政策暗暗加碼,利空甚於利多。短期資金格局以緊為主,長期資金也必將受到當下實際資金成本切實提高的影響。

所以呢?

所以大水漫灌變成細水長流,甚至緩緩倒吸,股市不過是大地上的一塊田地,當然也免不了要感受到資金的緊張。市場上錢少了,股市自然相應下降。

股市下降,不過是市場的正常表現。

沒錢了——監管加緊

有人說,央行收緊,本就不可能太快,對市場的影響也不會來的這麼快!

這當然還是天真了些。咱們的市場,因為市場溝通技巧、市場驚詫程度,以及市場盤根錯節深度等特殊原因,敏感性總是出乎意料的高,傳導性總是突如其來的好。

不過,即使如此天真,也要看到,貨幣政策的精打細算之外,還有監管的大刀闊斧,忽如一夜冬風來,千樹萬樹梨花埋。

沒錢了。恐怕是主因二。

不錯,剛剛回歸的,正是金融界昆汀?塔倫蒂諾,金融監管暴力美學的大師,從前在證監會,任職17個月,發布通知、規則70條,平均7天一新政的郭樹清,如今到了銀監會。

3月初,他上任,月餘下發的監管文件至少有7,內容涵蓋方方面面。摸底、治理、處罰一個都不能少。僅3月29日,銀監會機關作出25件行政處罰決定,懲處17家銀行業機構。4月劍指同業、理財、互金等。急急如律令,簡直停不下來。

其中,對於同業和委外的監管,擊中要害。過去兩年,銀行發行同業存單募集資金,然後拿來購買同業理財,然後同業理財再把資金委托給券商、基金等進行委外投資,然後委外投資再通過加杠桿來增厚交易收益,然後貨幣市場狂買狂賣,然後銀行期限錯配和資金鏈斷裂風險日益積聚。

資金自娛自樂夜夜笙歌已經慣了,突然釜底抽薪,當然一腳踩空要摔個跟頭。因此股票、債券、大宗齊齊下跌。

不要說機構,居民短期貸款在3月突然升高,升到歷史最高,有可能也和嚴厲調控和監管下,許多人夠不上房貸門檻,於是違規通過消費貸等補缺糊漏彌補資金缺口有關。

所以呢?

所以灌的水少了,爭的人還多了,股市這塊田,當然沒那麼多人澆了。經濟要去杠桿,市場錢少了,個體的錢騰挪不動了,大家前期大手大腳的習慣還未能改變,股市自然會相應下降。

股市下降,不過是經濟的正常表現。

錢不能炒了——防風險

有些人得跳起來,什麼?什麼?!什麼??!!股市波動,竟然和證監會沒有關係?!

你要是說股市資金的豐裕程度,與整體經濟、與貨幣政策、與金融市場息息相關,理解得也不錯。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經常說股市理應是經濟晴雨表的原因。

你看,我說的好有道理,你竟然無言以對吧?

我知道很多人不服。好吧。不服來戰,咱們厘清兩個錯誤。

錯誤一,股市就是股市的成績單。

成績單本就只是個窗口,體現的是整體、長期的積累。股市所反映的,主要是宏觀經濟態勢和微觀個體集成的成績。保險業多年來發展如何,你可能不知道,但是寶能上股市來狙擊,你就看到了。一葉知秋,知的是身後大勢。同樣,影響股市的,也是整體形勢。

錯誤二,股市不好是監管太嚴。

一個班級的成績好不好,不能維系於監考老師身上。考得不好就怪監考太嚴,其實是對自己的智商沒信心。毋庸置疑,每個學生的智力水平和努力程度是自身是否能夠得到最大投資收益取得人生成功的終極因素。正因為如此,監考老師的職責就尤為重要的需要從嚴。只有嚴格按照規範,做到公開公平公正,才能保證個體權益的爭取,也才能保證整體福利的最大化。股市也是,監管並不保證大盤漲跌,也不保證個人收益幾何。一味縱容姑息,短期看,甚至能夠提高整體成績,但其中虛假、泡沫成分只會愈演愈烈,並且因公正失衡,導致市場失序,而道德風險一定會帶來逆向淘汰,從而損害市場能夠存在的基礎,損害市場得以生存的活力和動力。

所以呢?

所以現在監管層要還市場正常的秩序,非法違規的手段進場炒作也成為治理對象。那些以前潑盆水就揠苗助長割韭菜的,現在沒機會了。炒不起來了,股市虛浮的部分當然下降。

錢不能瞎炒了。是主因三。

股市下降,是股市回歸正常的表現。

證監會該幹嘛?

真的和證監會無關?

怎麼可能?證監會該管的事兒多著呢!

比如說,高送轉。

馬上有人出來說,高送轉怎麼了?人家蘋果還高送轉呢!就高送轉!全家都高送轉!

這是真的。

蘋果高送轉是真的。2014年,蘋果公司將其股票由1股分割為7股。拆股原因呢?主要是吸引更多投資人。當時蘋果市值已達5000多億美元,總股本還不到10億股,股價太高。拆後股價從600多美元降至90多美元,蘋果繼續保持良好的成長性。

任性「就高送轉」也是真的。一家叫金利科技的企業,分配預案現修改為10轉6。2016年營收下降34%,淨利潤卻增長470%,因其2015年溢價38倍收購一家遊戲平台。其中空中樓閣幾何?如若崩塌誰來承擔?不少公司這邊高送轉,那邊業績下滑50%,甚至已經虧損。應該嗎?

「全家高送轉」也是真的。2015年,海潤光伏提交每10股轉增20股的分配預案,公司股票隨之大漲。然而,主要股東卻時間精準的大幅減持,第一大股東紫金電子兩周內四次減持1.77億股;九潤管業兩天減持套現近7億元。減持完成後,海潤光伏公告2014年預虧8億元,且由於連續兩年虧損將被ST。至於全董事會及董事會及全家上陣的例子,不在少數。借高送轉來掩護大股東高位減持、清倉式減持的黑幕交易,不是秘密。

再比如說,不分紅。

又馬上有人出來說,不分紅怎麼了?人家巴菲特還不分紅呢!

巴菲特為什麼不分紅?因為他「認為能將賺到的每1元錢去賺更多的錢」。的確,迄今,該公司的每年復利增長高達近19%,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2月股價收盤突破25萬美元。

而在我們的股市中,鐵公雞就不用說了,公司發展得好股價卻壓得很低的不在少數,公司發展不好股價卻炒得很高也不在少數,公司高管內部控制的比比皆是,股東在奉獻資金之後就失去了價值,董事會一貫侮辱他們的財商,經常侮辱他們的智商,有時甚至直接侮辱他們的人格。

證監會不應該出來管?證監會出來管是對是錯?究竟是誰不願意證監會出來管?

劉士餘在幹嘛?

說證券市場不說劉士餘也不行吧?

說劉士餘,馬上有人說,兩字!嘴炮!!

這也真是奇怪了。

劉士餘不是個憑空出現的人物。他在央行系統多年,從農行來到證監會,從公開消息上查,以前並沒有這個嘴炮的習慣啊。

劉士餘也不是沒有更好的機會嘴炮。他上任之初,正值「股災」之後,本是發聲自證的好時機。但他幾乎沉寂一年,且不以「顛覆性」「大開大合」手段來彰顯自己,而是默然著力,保持已有政策的延續性,保證了市場信心的穩定修復。

而且,劉士餘也不是沒有更好的方式嘴炮。嘴炮這件事,投資收益最大而風險最小的方式,是拿一盆炸醬面,說一些套話官話大話,說的台上台下感動流涕。而現在,劉士餘同志戳戳指指,輿論翻天,都戳回他鼻子尖兒了。這酸爽,叫人不敢相信啊。

有人戳他說,IPO這麼快,世上罕見!

知道為什麼「罕見」嗎?因為過去股市一跌就停IPO,次數之多,時間之長,世上罕見!因為舍本逐末,人為製造稀缺資源,捏住IPO硬圈資金,世上罕見!因為把限制IPO變成了尋租腐敗的利器,前證監會副主席等紛紛落馬,牽涉之廣資金之巨,世上罕見!罕見的見多了,就把恢復正常當成罕見,世上罕見!

有人戳他說,天天質詢,世上罕見!

不質詢,怎麼能夠知道小燕子是不是皇阿瑪親生的?怎麼能夠讓玩高杠桿空心翻跟鬥遊戲的老手默默收回充滿傳奇的方案?怎麼能夠讓大家知道,中國層出不窮的男版、女伴、老版、少版「巴菲特」並不是靠公司的成長與你一起分享財富,他們只是靠「做」市場來吸取你的資金致富?質詢根本不罕見!罕見的是不質詢,罕見的是怕質詢,罕見的是反說質詢很罕見!

劉士餘為什麼「嘴炮」?

大抵也和那句「十八大以後不收手」的意思差不多,這市場,沉疴已久、積重已久,在扭曲的機制中,人人都是利益相關者。「嘴炮」是一種故意施壓,其實也是一種網開一面。這是有著充分小智慧的釋壓之法,也是大陸特色下推進市場改革的無奈之舉。

後記

過去,人人都在罵監管者不作為,人人都在怪股市不市場化,但當監管者真的在監管,股市真的在進行市場化改革,那些大罵中國股市連賭場都不如的人,現在又來大罵監管者譴責違規。

監管做了什麼?不過是在正常化。

每一任證監會主席上任,都高喊,然後屈服於虛假的繁榮和光環。於是IPO越管越死,註冊制漸行漸遠,市場化遙遙無期。問題是,虛假背後,更深的是黑暗,黑暗之後,更深的是懸崖。這不正是當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之所以需要勇氣和智慧去改掉的東西嗎?這不正是當前防范系統性風險所需要防范的脫實向虛之根源嗎?

所以改革如此之難,壓力來自各方各面。甚至那些被「搶錢」的人也已經因斯德哥爾摩效應成為了市場舊規則和潛規則的捍衛者。而其中,一定也有不少真正的攪渾水者在借力打力。

穩中求進提了多年,為什麼還是脫實向虛?因為穩得虛容易,進得空也容易,紮紮實實埋頭苦幹梳理市場秩序不容易,求短期爆點、暫時功績容易,一步一個腳印把機制建立完善起來不容易,要碰最硬的釘子,卻只能拿出最簡樸的現世成績。

但中國經濟轉型到了這一步,無論如何已經無法回避。我們要清醒一點,再清醒一點,有這個時機,我們要支持真的改革。

所謂砥礪前行,要靠大家。

您喜歡本文嗎?

您喜歡什麼樣的文章呢?

看在小編每天辛勤工作,從海量資訊中為您挑選新聞的份上,支持下我們吧!

請您拉到本文最頂端,點擊一下「券業觀察」,訂閱本刊吧。您的關注,是我們進步的動力!

【溫馨提示】以任何方式點閱本刊或直接、間接使用本刊資料者,視為自願接受本刊免責聲明的約束。發送「免責」至「券業觀察」閱讀聲明全文。

本文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