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供遊客取樂,亞洲象都經歷了哪些噩夢

微信號:男人裝

微信號:nrz200405

大象Gajraj已經63歲,本該頤養天年的它卻作為景點的招牌,被鏈條鎖在一座印度寺廟裡。牙齒流血、皮膚潰爛,Gajraj正被痛苦蠶食著生命。而外國遊客則在不知不覺間成為了這樁悲劇的幫兇。

Gajraj

亞洲旅遊業每年依靠大象撈金以百萬計,卻將大象們推入水深火熱。世界各地的遊客源源不斷湧入,或與這些具有熱帶風情的龐然大物合影,或威風凜凜坐在它們的背上穿越叢林。看似自然和諧,實則給大象造成了巨大痛苦。

為了牟利,人們將小象從母象身邊奪走,然後用極其殘忍的手段對小象進行「調教」,好讓它們成為遊客相片中溫順的背景圖。

斷牙和傷口訴說著大象們生存的現狀

亞洲象保護協會的會長Duncan McNair表示,那些會表演、能騎行的大象大都經歷過這個極其痛苦的過程。遊客們往往會覺得這些大象看上去狀態不錯,但卻不了解它們究竟經歷了什麼。

這種訓練,或者說是「調教」大象的過程在南亞也有名稱:「pajan」。

小象常常親眼目睹母親和其它試圖反抗的成年大象倒在獵手槍下。據可能,每頭小象都曾目睹7到8頭大象死亡。

接著,被抓獲的小象會被關進一個狹窄的籠子。沒有東西吃,沒有水喝,並接受幾天幾夜沒法睡覺的煎熬。期間,小象的慘叫聲綿延不絕,籠罩整片林地。

幾日的煎熬過後,象主人會使用各種慘無人道的方式「調教」小象,讓它們服從命令。

將近50%的小象都死於這種慘無人道的折磨。剩餘的大象中,又有10%因為壓力在一年內死於心臟衰竭。

而那些幸存的大象注定一生都要生活在恐懼之中。

每年有約168萬英國遊客到南亞旅遊,其中赴印度者就超過80萬。長期以來,大象都是旅遊業牟利的犧牲品。

白天,遊客們只要交錢就能騎大象,或欣賞大象表演雜技;晚上,這些大象再次被鏈條鎖住,開始新一輪的折磨。

對於Gajraj而言,這種永無天日的生活已經持續了50年之久。

英國媒體上周將Gajraj的處境公之於眾,一時間全球嘩然。印度寶萊塢明星Jacqueline Fernandez號召印度人給垂死的Gajraj一個沒有傷害的新家度過晚年。

但解救了一個Gajraj,還有千萬個Gajraj仍在亞洲各個角落遭受噩夢般的對待。

目前,亞洲象的數量從幾個世紀前的百萬級,到如今僅存的四萬頭左右,其中四分之一為人工馴養,過著被囚禁的生活。

亞洲象保護協會的會長Duncan McNair表示無法容忍這種,以大象的自由為代價進行牟利的行為。

「我曾親眼見過小象被主人用金屬尖狀物刺,它痛苦的嘶叫令人心碎。象主人通過無情地鞭打小象來讓它們服從命令。如果我們不提高公民意識,讓政府介入管理,那麼亞洲象種群將永遠消失。」

當前,捕野象的高額利潤促使更多人進入這一行。騎著大象兜一圈,拍幾張照平均花費45歐元,相當於一個印度工人2周的薪水。在印度節日上,大象能夠給主人帶來每小時高達50000歐元的利潤。

會長McNair繼續說,如果仔細看這些大象的眼睛,就能從中感受到他們的痛苦。

「從他們搖晃的腦袋和憔悴面容可以看出它們正遭受心理上的折磨。可笑的是,遊客卻會發表‘這兒真美,大象看起來很開心’的評論,但村子那頭可能就有小象正在被虐待。很多遊客對此一無所知。」

去年二月,36歲的英國旅客Gareth Crowe在泰國蘇梅島進行叢林跋涉時,被所騎的雄象踩踏並流血致死。

據說這頭大象是在被馴獸員訓斥之後,突然爆怒,把遊客摔到了地上。

那只殺人象當天整夜遭受折磨。當地人說,尖叫聲響徹了整個村莊好幾個小時。

第二天,這頭大象依舊被帶回服務遊客。這不僅對大象,而且對旅行者都是危險的。

一些旅遊公司對遊客的安全考慮少之又少,他們仍然在廣告宣傳並銷售這些類型的景點門票。

為了結束大象噩夢般的處境,公益組織「拯救亞洲象」呼籲各國政府採取措施,禁止旅遊公司宣傳和販賣有關亞洲象的票,除非他們能夠證明沒有虐待這些大象。

他們相信,這一舉措能夠有效減少去這些「景點」的遊客數量。

亞洲象保護協會的會長Duncan McNair

這種舉措也有一定成果:去年十月,世界最大的旅遊網站Tripadvisor終於撤掉了所有提供騎象服務的景點門票。

但對這種動物的循環虐待仍在進行,就發生在我們度假的地方。

(完

(看完不點讚的都是臭流氓)


文章來源:thesun/ 譯:isa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分享到朋友圈才是義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