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王小川:激進式創新為何會加速企業衰老

微信號:騰訊科技

點擊上方「騰訊科技」,選擇「置頂公眾號」

關鍵時刻,第一時間送達!

文 / 騰訊科技 韓依民

導語

在高速發展的中國互聯網行業,不斷有新風口出現並引發追逐,如今的搜狗看上去好像失掉了新鮮感,但以「鈍感」處世的王小川對此自有主張。

搜狗獲得騰訊投資那年,王小川35歲。

這位1978年出生於四川成都的理工男,頭頂學霸稱號,有一份為人熟知且金光閃閃的履歷:18歲獲得國際信息學奧林匹克比賽金牌,21歲兼職參與當時中國最大的校園交友網站ChinaRen的創建,27歲成為搜狐最年輕的副總裁,32歲時全面負責搜狗公司的戰略規劃和經營管理。

2013年,騰訊向搜狗註資4.48億美元,並將搜搜和QQ輸入法業務與搜狗現有業務進行合併。新聞記者會上,王小川站在馬化騰與張朝陽中間,依然保持著靦腆的笑容,但外界都知道,在與百度、360等巨頭常年博弈後,經過這輪資本合作,王小川掌握住自己的命運。

2013年正值移動互聯網爆發的早期,之後,中國互聯網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創新創業風暴,一批獨角獸成長起來;接著,直播、共享單車等在資本的助推下,持續創造著行業新神話。

滴滴的程維、美團的王興、今日頭條的張一鳴以及快手的宿藝、摩拜單車的胡瑋煒、ofo的戴威等等,如今已經是行業的新偶像。

與此同時,搜尋的輝煌似乎已成上個時代的往事,被稱為「互聯網少帥」的王小川如今也將步入不惑之年。

在高速發展的中國互聯網行業,不斷有新風口出現並引發追逐,如今的搜狗看上去好像失掉了一份由新鮮帶來的性感,但以「鈍感」處世的王小川對此自有主張。

技術立身不掉隊

似乎大家都在期待王小川講出一個更大的故事。

問答社區知乎上有一個提問:王小川是個什麼樣的人?其中有一條這樣的回答:跟外面風風火火的大環境比較,搜狗實在太安靜了。

在今年2月21日的搜狗財報溝通會上,媒體最關注的問題之一就是搜狗接下來有什麼新計劃。王小川的答案是:搜尋走差異化,人工智能武裝到牙齒,另外「在硬體上,搜狗未來可能會有更多投入。」

2016年,搜狗推出了多款垂直搜尋產品:從去年5月起,搜狗發布了明醫、英文、學術等搜尋產品,第四季度,搜狗英文搜尋升級為海外搜尋;還是在去年下半年,搜狗發布了實時機器翻譯技術。

以上動作遵循了王小川提出的戰略,但似乎仍不夠「轟動」。

於是有媒體接著提問,「搜狗會給外界什麼驚喜嗎?」王小川笑道:我已經說了搜狗會在硬體上有更多投入,這還不夠驚喜嗎?

與外部的急切比起來,王小川懷有一份不疾不徐的氣場。王小川曾這樣評價自己:「其實我有時候是個遲鈍的人,當別人看到機會興奮時,我的興奮點要遲一些,而且我也不喜歡變化。」

這並非等於真正的淡泊,對於搜狗要怎樣發展,搜狗在中國互聯網要占據什麼位置,王小川有自己的思考。

「從外部環境看,搜尋已經到了平台期了,必須跟百度搶份額才能做;從內部方面看,內部組織架構需要更有活力才能做突破性的事。」王小川告訴騰訊科技。

王小川保持著足夠的危機感,他擔心的是溫水煮青蛙的危險,看著很安全,有可能突然就有情況發生。

「哪天環境一變,受到巨大的衝擊和挑戰,這裡面原來跑的獅子突然受傷了,可能迅速掉隊,這裡有個臨界點在那。」

保持危機感的同時,搜狗本身的技術積累讓王小川有自信判斷搜狗長期是安全的。

在今年的財報溝通會上,王小川提出搜狗將把人工智能武裝到牙齒,但搜狗的人工智能戰略是循序漸進的過程。

「搜尋其實就是人工智能。」王小川認為,因此,他並不認同所謂搜狗轉型人工智能的說法,在他看來,搜狗一直都在做人工智能相關的研究和事情。現在搜狗做人工智能的團隊,就是原來的業務團隊,原始團隊有數據,將算法升級為深度學習。

「以自然語言為處理核心,這件事情是很少有創業公司搞得定的,包括大公司也搞不定,這是獨有屬於搜狗的機會。」

對抗欲望

戰略是明確的,產品也在陸續推出,但王小川對騰訊科技坦言,搜狗也會擔心中年危機的存在。

他不避談公司做到一定程度後會面臨創新困境:有的創新你就是做不到,這需要靠新公司或者分拆去進行;第二時間長了,組織架構、晉升上慢慢僵化,活力就會下降,這是會遇到的問題。

因此,作為公司的主管者,王小川去年的主要精力主要放在避免團隊老化上。

但關注創新的過程中,王小川追求克制,外面的創新創業轟轟烈烈,搜狗內部的團隊激活也自有節奏。

在王小川看來,一個公司就像一個生命,生命怎樣衰老變慢,公司也是一樣。因此他認為,不要以激進的方式去參與競爭,參與變化太快的市場,就會衰老得快。

王小川持有的這種看法決定了搜狗對外目標的選擇,但在內部,王小川還需面對員工成長的欲望。

「舉個例子來講,如果讓大家自由報(團隊增加的人數),每年會增加多少人?如果讓員工從下往上報,數字特別穩定,連續三年是70%,頭兩年我答應了,每年增加70%的人,因為你業績好,第三年沒勁了,業務沒有做什麼新的事,為什麼增加70%的人呢。」

基於謹慎、克制的創新態度,王小川選擇對抗欲望。

「就像每個細胞都想要自己長得更大,那會得癌症,對他們來講是有壓力,你要對抗一種欲望。」「對抗不良狀態是很累的,精神稍微不好,就放鬆了。」

但一味對抗欲望顯然也是不可行的,在克制與欲望中還需把握平衡,王小川認為把握平衡的關鍵在於了解自己:知道自己為什麼這樣,源頭在哪兒。

「饑渴也好、有願望也好,你還是希望有機會能夠做得更好,不管是面對百度,爭搶搜尋份額也好,還是希望在人工智能方面做的出色,都是保持希望。」

在機會與挑戰中,創新與克制間,王小川帶領著搜狗繼續向前,他對這種狀態感到滿意。

「做到發現這個事確實做不動了,你自己不適合帶領大家往前走了,你可能換一個地方幹。」王小川告訴騰訊科技,「但是,到目前我們還有上升的空間,有希望,你就努力去做。到目前為止我還是比較適合在這做,而且還是能夠給大家帶來貢獻。」

以下為騰訊科技對話王小川實錄:

激活內部創新

問:你的危機感是什麼?

王小川:從外部環境看,搜尋已經到了平台期了,必須跟百度搶份額才能做;從內部方面看,內部組織架構需要更有活力才能做突破性的事。

問:搜狗有沒有中年危機?

王小川:會有。

問:但是在調整?

王小川:不是調整,這是正常的事。舉個例子來講,你現在這種狀態裡,你在創新上可能就沒有小公司跑得快。之前也有人問我,公司怎麼保持創新?我還發現有的創新你就是做不到的,這就需要靠新公司或者分拆去進行。第二時間長了,組織架構,晉升上慢慢僵化,它的活力就會下降,這是會遇到的問題。

問:去年一年主要精力放在哪些方面?

王小川:一個是避免團隊老化。第二去年5月份發布了明醫搜尋,然後發布了海外搜尋,能搜國外的科技、人文、健康信息,我們還發布了同聲傳譯,到今年還有硬體發布,慢慢還有。

問:所以你把精力放在重新開發團隊活力,具體有什麼方式呢?

王小川:一個公司就像一個生命一樣,生命是怎麼衰老變慢的,公司就是怎樣。第一你競爭的市場,不要以激進的方式去參與競爭,參與變化太快的市場,就會衰老得快,你參與競爭太激烈,會衰老快。

問:難道不是激烈的競爭會讓人或者組織保持活力嗎?

王小川:但是可能你代謝好,競爭過程中會用激進的手段,比如說為了跑得夠快,甚至內臟受傷,因為你為了贏,他就不是一種活力了,內臟受傷能活得長壽嗎?沒有的。這是在對外目標選擇上的問題。

對內而言,在內部你會發現員工都有自己成長的欲望,他會想出無數個題目來做。舉個例子來講,如果讓大家自由報(團隊增加的人數),每年會增加多少人?如果讓員工從下往上報,數字特別穩定,連續三年是70%,頭兩年我答應了,每年增加70%的人,因為你業績好,第三年沒勁了,業務沒有做什麼新的事,為什麼增加70%的人呢,這是個人欲望和集體欲望之間的不一致。

就像每個細胞都想要自己長得更大,那會得癌症,對他們來講是有壓力,你要對抗一種欲望。所以這裡面有太多對抗的事情。

克制衝動並對抗誘惑

問:對搜狗而言,最有可能會被誘惑的是哪些方面的東西,比如有可能哪些業務我們最可能做,但是我們不應該做的。

王小川:不會受到誘惑。

問:搜狗現在整體還是保持比較好的增長。

王小川:對

問:搜狗在這方面反而保持克制,你覺得這是適合搜狗的?

王小川:對,第一個,你現在得有一種克制,因為有時候你所謂的發展太快,有可能會受傷,會減弱你的生命力。但是你得堅強地去做,保持你的生命力。

你得活下去,但是不能在裡面犯太多的錯,對搜狗簡單而言,就是狐貍生條狗,怎麼讓狗在狐貍體內能夠生下來,活得很好。

問:但是我們覺得搜狗活下來好像很簡單。

王小川:你把它當成生物來看,這個物種是參與到市場變化競爭當中,突然哪天環境一變,受到巨大的衝擊和挑戰,這裡面原來跑的獅子突然受傷了,可能迅速掉隊,這裡有個臨界點在那,你看著很安全,有可能突然間就出問題了。

問:你現在也不知道到底有哪些變化,所以你只能是時刻應對?

王小川:現在雖然在變化,但是搜狗本身還是長期安全的,你只是速度能跟上互聯網變化的速度,不掉隊,是這個問題在。

問:最近能看到的比如搜狗做人工智能,你能看到的就是這樣的變化?

王小川:對,人工智能這個東西是對我們的加持,現有業務都會很受益的,我們在人工智能上是受益的公司,但是人工智能上怎麼創造新業務,這個是需要去努力的。

移動互聯網擴大了搜尋市場

問:搜尋在移動端,大家都會認為它被各種垂直的APP分流了,對此你覺得有什麼辦法?

王小川:沒有什麼辦法,你應該這麼來看這個事。

在PC端,第一,搜尋的中心是流量的入口,所有應用的核心。在無線端,它確實不是最中心的位置,它只是若干的應用和服務中的一種,這就是現實,你接受這種現實。

第二,無線端總的市場規模可能比PC端大十倍,因此搜尋的市場規模大兩倍總是可以的吧,你要說做十倍大的機會沒有了,但是不代表會消亡,其實比PC端的市場規模大。我們有時候講的不是中心就完蛋了,是不成立的。

問:有多大的市場?

王小川:還是有大的市場,只是沒有像其他有的領域有十倍的成長空間而已。而且久分必合,隨著服務更多,慢慢你發現人工智能又變成中心位置了。

問:你覺得今日頭條這樣的產品會不會替代搜尋?它天天推薦一些東西,搜尋是你想獲取的信息,而推薦可能是它已經知道你想要什麼,你覺得這樣會分流搜尋嗎?

王小川:在用戶層面對搜尋不是替代,我是頭條深度用戶,我也沒覺得頭條會替代搜尋。但是廣告主會有更多選擇,很多廣告主會發現有另一個選擇,特別是頭條能夠在品牌層面上有一個曝光,在品效合一上有它的意義在。

問:好多人都開始提下半場,搜狗有下半場概念嗎?

王小川:我覺得是變了,以前是以手機為中心的APP或者服務,往下需要跟實體的東西,落地的東西更多結合,現在不是以手機為中心,這是一大變化。

比如說像摩拜單車也好,醫療也好,IOT也好,我們提到所有東西都不只是手機裡一個APP能解決的事情,它跟實際的生活服務,甚至硬體、線下的場景都會有關係,這是互聯網的變化。

循序漸進的人工智能戰略

問:對搜狗而言,機會就是人工智能?

王小川:機會就是變化,變化既是機會也是挑戰,因為我們畢竟有數據,有技術,有些用戶,因此我們有機會。但畢竟有新公司衝擊,我們要去找到自己的位置。

以自然語言為處理核心,這件事情是很少有創業公司搞得定的,包括大公司也搞不定的,這是獨有屬於搜狗的機會。

問:去年一年,你也在提人工智能,那我們現在搜狗的人工智能主要做什麼?

王小川:我們是以自然語言處理為核心,我們定位在人工智能裡面是語言是最核心的突破性的事。但是語言成熟度是沒有其他高的,語音識別其實是很成熟的,語言更難,我們選了最難的道路走,但是最難的道路我們是最有優勢的,因為我們做輸入法,做搜尋,都是在語言上去做處理的,通過語言表達,通過語言獲取信息,這是我們人工智能走這樣的道路。

問:人工智能在內部有專門的團隊在做嗎?

王小川:今天主流方法叫機器學習,搜狗武裝到牙齒就是機器學習,只是升級到深度學習而已。所以它原始團隊自然而然有數據,只是換了一個算法而已,我原來數據、場景,怎麼做得更好,原來就是語音識別團隊,深度學習團隊把它變得更好了。

問:你還看到有什麼趨勢發生,比如大的,在傳統行業交叉、改造類似你說某些領域,有新的創業機會也好、或者趨勢也好,會有和互聯網的結合?

王小川:第一件事情就是傳統產業重新洗牌和升級,和傳統企業物流的行業,像醫療的東西,它都會有新的,特別在技術進入之後,它會慢,比如我們能提供人工智能了。但是這還是以連接作為核心的。第二,跟人打交道的這些智能硬體,在我們交互界面上會有大的變化,這是兩個大的方向。

問:搜狗在國際市場上有什麼計劃?

王小川:從我內心而言,做個海外版本去賺新的模式的錢,我覺得是一個看似能增加收入利潤,但是會給公司帶來巨大消耗的一件事情,他不是說現在一步步走出去,就擴張,而是岔開兩個腿走路,這不是一件好事情,所以我們不會走Kika那條道路,但是內心而言,我可能希望給有中文需求的人,比如說百靈狗,就是為說雙語的這些人去提供產品。

問:又回到你之前說人工智能在翻譯上。

王小川:包括翻譯,包括雙語的東西,這樣去走,我們可能做台灣輸入法,我們現在在台灣App Store裡,排名是第一的,整個榜上排第一而不是數量排第一,只是大家不知道智能輸入法這個事兒。

可能往下新加坡或者美國,或者加拿大的華人,有雙語需求或者至少有中文需求,想辦法往前推一推,這是我對出海的理解,這個Chinese不是代表China,而是跟華人ethnic chinese相比,是華人都能用的一個東西,這是很有意義的一件事情。

繼續陪伴搜狗

問:搜狗內部你的管理和團隊安排和體制是什麼,什麼事情你會自己去做,什麼事情你會讓團隊去做?

王小川:有兩個方面我參與的比較深,一是跟團隊討論他們的目標,這是其中一個該做的事。

第二是在日常使用中,我會看這個產品當前的體驗細節、目標和使用質感,我把自己變成深度用戶,感覺這個產品怎麼樣,在目標和細節的背後,開始思考背後人的問題,如果目標沒有達到,或者細節不夠好,會去看是團隊的精神狀態有問題,或者其他什麼有問題,這個大家再做溝通,出發點還是產品的目標和細節。

另外我會比較多的參與技術討論,確保技術如果發生大的變化的話不會錯失機會。

問:外界對搜狗還是有這種感覺,公司活得很好,所以容易陷入關注度或者信息度的盲區裡。大家喜歡看到要麼活得很慘、要死的東西,要麼是新興的,單車出來看單車,直播出來看直播。這種情況下,你作為創始人,怎麼調整自己的心態,怎麼保持更多的饑渴?如何讓自己和公司在這種發展階段有新的突破?你剛才也提到要保持克制,怎麼去平衡和克制你的這種訴求?

王小川:最重要的事是了解自己,你知道自己為什麼這樣,源頭在哪兒。

問:但是整個團隊也需要認同,你剛才也提到人的欲望,團隊想要做得更大。

王小川:會有問題,你需要對抗不良狀態,這是很累的。精神稍微不好,就放鬆了。

第二要有希望,饑渴也好、有願望也好,你還是希望有機會能夠做得更好,不管是面對百度,爭搶搜尋份額也好,還是希望在人工智能方面做的出色,都是保持希望。

問:那你自己會滿足於這種狀態嗎?或者你會長期在搜狗,比方說五年、十年,願意付出更多時間,願意伴隨。

王小川:第一,到目前我們還有上升的空間,有希望,你就努力去做。做到發現這個事確實做不動了,你自己不適合帶領大家往前走了,你可能換一個地方幹。到目前為止我還是比較適合在這裡面做,而且還是能夠給大家帶來貢獻的狀態。

『創新人物』是騰訊科技全新推出的高端人物訪談欄目,專注報導引領中國科技創新變革的企業家和創業者。

往期創新人物精彩回顧

獨家專訪攜程CEO孫潔:如何破解大公司創新難題?

ofo創始人戴威:兩年前面臨生死危機,靠什麼逆襲?

專訪李開復:50%工作注定被AI取代,我們應該如何自救?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