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ke】不光官太太俱樂部!銀監會又盯上了另一群人

微信號:俠客島

微信號:xiake_island

本欄目由俠客島與《中國經濟周刊》聯合出品

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正成為中國決策層的高頻詞匯。

今天召開的中央政治局工作會,在分析和研究一季度經濟形勢、作出穩中向好、做到良好開局的整體判斷之後,再一次明確要求,及時解決經濟運行中的突出矛盾和問題,確保經濟平穩健康發展……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

而在年初的中央經濟工作會、本月初的國務院第五次廉政工作會議上,防控資本泡沫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等表述也頻繁出現。

中央有要求,行業監管自然要跟上。21日,銀監會放出話來,要敢於亮劍、敢於碰硬,勇於揭蓋子打板子’」;同日,銀監會主席郭樹清表態稱,如果銀行業搞得一塌糊塗,我作為銀監會主席,我就要辭職

正如項俊波落馬、證監會頻繁開出天價罰單、金融反腐等近期新聞昭示的那樣,對金融亂象的高壓姿態已經形成,一場金融監管風暴正全面升級。

頻繁

真正讓監管部門成為國家和人民放心的看門人和守夜人,郭樹清並非說說而已。

據《中國經濟周刊》的不完全統計,在此前的10天時間裡,銀監會連續下發了至少8個文件及通知,其中就包括集中開展銀行業市場亂象整理工作的通知;而從3月末開始,銀監會就連續發文,整治銀行業中違法、違規、違章監管套利、空轉套利、關聯套利不當創新、不當交易、不當激勵、不當收費等行為。

從下發通知的內容來看,銀監會安排的自查工作可謂事無巨細,內容涵蓋近百種具體檢查要求,甚至具體到了一筆業務的操作。這充分說明,銀監會對於銀行的種種不合規情況,早已有所掌握。經濟ke也從銀監會內部獲悉,近半年以來,銀監會一直在進行摸底調查,目前已經基本掌握了銀行的種種違規情況。

在上周的文章《官太太俱樂部,銀監會盯上你們了》一文中,經濟ke就分析了官太太吃空額吃空餉、銀行蘿蔔章等廉潔風險;最近民生銀行北京分行太空橋支行爆發的30億元理財產品的風險事件,據知情人士透露,也是牽涉蘿蔔章票據造假及銷售飛單兩大環節,涉及多家再貼現銀行。

但其實,相比於廉潔風險,在銀監會眼中,市場亂象中的首位,是股權和對外投資亂象。強化風險源頭遏制,主要就是針對股東管理。

股東

近年以來,由於銀行業股東資金來源不符合自有資金要求,或入股資金未真實足額到位等問題,類似股權成為股東提款機事件一直頻發。比如,此前鬧得沸沸揚揚的安邦系入股民生銀行事件中,安邦就曾多次累計動用上百億資金,通過二級市場增持民生銀行股份。

根據民生銀行2016年披露的年報顯示,安邦通過安邦人壽、安邦保險等相關產品增持民生銀行股份比例達到15.54%。在兩會期間,銀監會副主席曹宇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安邦在民生銀行的股東資格正在審核、尚未有定論。

銀行相關人士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採訪時表示,自2016年民營銀行設立進入常態化以後,關於民營銀行的股東準入監管,就被提上了討論日程。民營資本進入金融市場具有兩面性,一旦一些資本股東將銀行變成自己的提款機,進行關聯交易,那麼金融市場將會面臨著巨大風險。此次加強股東資質監管,正是為了提高準入門檻,杜絕風險。

銀監會近期發布的文件則指出,將把通過一二級市場、境內外市場開展的股權轉讓,統一納入審查範圍。加強關聯關係審查,防止通過委托他人代持股權、關聯方與一致行動人聯合持股等方式規避股東資格審查的行為;強化對股東授信的風險審查,防止套取銀行資金。這樣就達到內外高低市場全覆蓋,體現出銀監會無死角監管股權轉讓的決心。

除了股權,還有資金。銀監會強調,加強資金來源審查,確保入股資金為投資人自有資金,來源合法合規;從嚴監管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行為。對嚴重違規的股東,要依法責令其轉讓股權或限制其股東權利,並探索實施股權集中托管。

風險

在下發的8個文件及通知中,經濟ke注意到一個特別之處。整治三套利46號文,直接指向2015年以來盛行的同業套利和同業擴張,涉及銀行、理財、存單和委外。如果嚴格實行,將對銀行,特別是中小銀行、理財和非銀機構造成較大影響。

為何專門提到同業業務?

先科普一下同業業務的概念——同業業務是指金融機構之間開展的以投融資為核心的各項業務。據招商銀行一名高管人士介紹,近年來隨著銀行大規模擴張,開展同業業務有助於銀行增強主動負債能力和金融資源配置。然而,在這個過程中,一些銀行開始過渡依賴這種融資方式進行套利,進而形成資金空轉,增加了系統性風險。

關注同業業務,歸根結底是為了降低系統性金融風險。近年來,國內同業存單發行量大幅增加,在此過程中,一些銀行發行同業存單吸收資金,然後投放於同業資產,同業資產再投向標的資產。這一鏈條中,資金在各個環節層層加杠桿,利率逐環節上升,還有可能存在期限錯配;同時,鏈條中的參與機構眾多同業套利,就會變成層層嵌套,風險也逐級上升——這也是此次銀監會發文嚴查的重點。

從目前國內銀行業同業存單發行方來看,城商行、農商行等中小銀行受影響會比較大。畢竟,目前此類銀行已經占據了國內同業存單90%以上的發行份額。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銀行研究室主任曾剛表示,從今年監管風向來看,未來銀行要回歸本源,老老實實做傳統業務,回歸常態化,否則套利模式的風險將逐步顯現。

問責

對於銀行業目前存在的市場亂象,銀監會不僅列出問題清單讓銀行加強自查,同時盡力彌補監管短板,加大處罰力度,強監管、強問責

日前,銀監會公布了今年一季度的處罰情況。一季度銀監會共計作出行政處罰485件,罰沒金額合計1.9億元;處罰責任人員197名,其中,取消19人的高管任職資格,禁止11人從事銀行業工作。僅329日一天,銀監會機關就針對票據違規操作、掩蓋不良、規避監管、亂收費用、濫用通道、違背國家宏觀調控政策等市場亂象,作出了25件行政處罰決定,罰款金額合計4290萬元

除了加大處罰力度,銀監會也強調問責。針對此前部分金融產品出現權責不清的情況,銀監會明確提出,對於交叉性金融產品,總體原則是資金來源於誰,誰就要承擔管理責任,出了風險就要追究誰的責任;相應的監管機構也要承擔監管責任。換句話說,出事了想甩鍋,沒那麼容易。

此外,銀監會還強調,對於機構應查而未查、應發現而未發現、應處理而未處理和處理不到位的問題,監管機構一經發現,從嚴從重處理——聽起來是不是很像反腐中我們已經熟知的主體責任?如果拿這個來類比的話,最近,民政部原黨組成員、中國老齡協會原會長陳傳書,就因為工作嚴重失職失責,監督管理不力,對有關問題的發生負有主要主管責任,受到了撤職降級的處分。

政治腐敗,損害的是政治生態,失去的是民心,侵蝕的是執政合法性。在這個意義上,金融腐敗或監管不力,雖然看上去帶著點技術成分,但因其手法隱蔽、不易查辦,反而成為腐敗更喜歡的場域。一個發審委員會的委員楊小樹就能利用職權違規獲利上億,其中的邏輯和利益之巨,令人怎麼舌。

在此之下,國有企業和金融機構利用職務之便,損公肥私、侵吞甚至是鯨吞國有資產、違規交易、利益輸送、權錢交易等現象和行為,其跡更隱,其害更甚。對此類金融腐敗行為一查到底,不僅是十八大以來高壓反腐的一貫邏輯延伸,更是維護中國經濟身體健康的應有之義。畢竟,對這些亂象,民眾不滿的情緒已經積累已久了。

文/夜下長川、稿癌君

編輯/公子無忌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