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感人的減肥】20天減重13斤!只因80後母親要救兒子!

微信號:新聞晨報

微信號:shxwcb

為了救孩子

一位母親會做出怎樣的犧牲

2017年4月10日8點30分,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一場活體肝移植手術即將進行。

捐肝者是母親高紅梅,接受肝移植的是10歲的兒子席卓凡。

通過手術,母親要將自己三分之一的肝臟,移植到兒子體內,為了這一天的手術,一家人已經準備了兩個月的時間。

36歲的高紅梅和愛人都是河南新鄉的農民,帶著孩子在鄭州郊區打工。

和無數的打工者一樣,兩口子起早貪黑,為的只是給孩子一個更好的未來。

今年的2月12日,兒子席卓凡的寒假即將結束,第二天就要開學了,但就在那天晚上,夫妻倆發現了兒子身體的異常,原本平靜的生活被突然打破。

記者:最初孩子有什麼異常的反應?

高紅梅:最異常的反應是,那天晚上,我說孩子,你去洗洗澡吧,你看明天就上課了,該換的衣服換換,你看在家歇一個月了,馬上新的學期開始了,他說好,洗洗澡出來了,撅著肚子出來了,就這樣,撅著肚子出來了,我說你的肚子怎麼回事,怎麼這麼大,他說我也不知道。

記者:以前沒有其他的這種異常嗎?

高紅梅:以前一點異常都沒有。

記者:就是突然?

高紅梅:對,他說也沒有什麼,他說就是這兩天,咳嗽的時候,震得肚子疼,感覺肚裡有水一樣,所以我領他上醫院看看,大夫說,你上大醫院去檢查吧。

記者:當時確診不了嗎?

高紅梅:對,因為已經12日晚上8點多了,他說這沒法說,看著反正,他說那話,我感覺不是平常的病,我以為他是撐著了,或者是怎麼。但是確實是特別明顯,從胸部往下。

記者:脹是嗎?

高紅梅:脹得不像個樣。

第二天一早,高紅梅讓丈夫帶著兒子到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檢查,下午兩三點,高紅梅不放心,請了假趕到醫院。

高紅梅:到下午3點的時候,我問他爸,我說你看看,這上午醫生也檢查了,這是什麼病,這小孩這麼大一點兒,這到底是什麼病,他說情況不好,我說怎麼個不好法,這不就是肚子大嗎,這身上有點浮腫,他不給我說,我說你不給我說,我找主任去,我說你看這檢查一天,沒個結果,我心裡頭一直很急,然後他說你出來吧,我兩個到走廊裡頭,他跟我一說,我們倆就在那忍不住一直哭。

記者:他怎麼跟你講?

高紅梅:他說小孩得了肝硬化。我以前聽說過肝硬化,但是我這個小孩這麼小,肝硬化,我不知道肝硬化來到他身上,我想著都是三四十歲,五六十歲那樣的有肝硬化。

記者:孩子才?

高紅梅:10歲,我兩口子在那兒哭,一分院的主治大夫下班了,他看見我們倆,他說我也理解當媽的心情,我說你們是不是誤診,他說不會誤診,做個彩超都能做出來。

聽從醫生的建議,席卓凡被迅速轉移到了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醫院進一步確認席卓凡的肝硬化非常嚴重,肝臟已經無法滿足身體最基本的需要。

醫生:你看這肝就剩一點了,這些都是水,這些都是水,嚴重的肝硬化。

郭文治,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器官移植中心副主任,席卓凡的主治醫生。

記者:您當時怎麼跟他的家長講這些?

醫生:因為孩子特別小,只有10歲,因為他以後的路還很長,所以我們就跟家長談,移植是唯一有效的,能夠改變孩子以後的,人生軌跡的一種治療方法。

高紅梅:當時說叫肝移植,想著都沒聽說過肝移植,當時那時候他說肝移植,給小孩換肝,能保住孩子的命,我說那換,我說只要能救孩子的命,怎麼樣都行。

器官移植,是挽救末期器官功能衰竭患者的重要手段。但是,一個不容回避的問題是——器官短缺,大陸每年約有150萬需要器官移植的患者,但僅有1萬人能如願得到移植,供需比例只有1:150,尤其是對於只有十歲的席卓凡來說,要等到一個和他相匹配的肝臟,更是難上加難,在這種情況下,醫生向高紅梅和其愛人征求意見,是否同意為兒子捐獻肝臟,即進行親體間器官移植。

作為一家之主,高紅梅的丈夫首先決定,用自己的肝來救兒子。

高紅梅:他爸說,換肝吧,只要能保住孩子的命,怎麼樣都行,我說那行,先體檢他爸的,他爸的第一項都沒過去,做了個增強CT。

記者:不符合醫學標準?

高紅梅:對,他不符合,他說用你的吧,我說行,用我的用我的,只要能把孩子的命救過來,用我的也行,用我的吧。

記者:您體檢完之後的結果呢?

高紅梅:一切正常。

記者:您剛才說這話的時候,突然高興起來了。

高紅梅:對,我聽到這個消息,我可高興,因為他爸的不管用,用我的,檢查的各個項目都符合,挺好的,也算是好消息,他要說真是不管用的話,天都塌了,天都塌了。

然而,切去部分肝臟,對於捐獻者來說,還是存在健康的風險的。目前,全世界範圍內已經有19位捐肝者死亡的案例。雖然肝移植的技術在逐漸增強和完善,但術後並發症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記者:最壞的結果會是?

醫生:就是最擔心的結果,我們就怕,切了肝臟以後,受體這個孩子得到挽救了,而他媽媽因為肝臟,因為其他原因,比如出血,或者這種意外的風險,如果對麻藥過敏,或者這種呼吸心跳驟停這種情況。

高紅梅:當時醫生給我說的時候,我聽了我也掉淚了。我也怕,我也怕畢竟這風險,我們娘兒倆上手術台有風險,你要說沒風險是不可能,有風險,但是我想著我的風險,比孩子小得太多了。

記者:但是醫生講,其實你的風險也不小,畢竟是活體的一個移植切割。

高紅梅:對,我到最後我沒這樣想,我一直都是,我要把我的肝給孩子點兒,把孩子的命救回來,這是我的最終的目標。媽要救你,你要堅強,孩子,你要堅強,媽媽一定救你,讓你好起來,不會再受罪。

因為席卓凡的病情嚴重,肝移植手術不能再拖,需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安排。雖然高紅梅符合給孩子捐肝的條件,但檢查結果顯示,高紅梅患有脂肪肝

醫生:檢查結果,還是有點肝彌漫性回聲改變,以後每天早上要去運動,把脂肪肝減下去,因為脂肪肝比較重的話,做完手術以後,小孩的肝臟功能指標,恢復得就慢一些。

醫生把肝移植的手術時間推遲了三到四周,這段時間,先通過輸液把小卓凡的病情穩定住。對於平時沒有鍛煉習慣的高紅梅來說,她需要在這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把自己的脂肪肝減掉。

高紅梅:這兩個星期非常重要,所以我要堅持,把我的脂肪肝減下去,不然的話,我會後悔死。

於是,這段時間,除了照顧孩子之外,跑步成了高紅梅每天的主要內容。

高紅梅:早跑下去脂肪肝,早點把孩子的命救回來。

每天早上5點多鐘,高紅梅開始下樓梯跑步。肝移植病區在12樓,從知道只有運動才能把脂肪肝減掉,才能給兒子正式實施手術捐肝的那一天起,高紅梅就不再乘坐電梯。除利用病房的樓梯、醫院旁的河邊跑步外,有好心人還幫助高紅梅聯繫了一家健身房。

高紅梅:我每天早上出來在下面,跑幾圈,然後照顧孩子吃吃飯,9點半我再去健身房,我練到12點。

記者:練什麼項目?

高紅梅:跑步機。每天不停地跑,兩個小時。

記者:能堅持下來?

高紅梅:能,我真堅持下來了,真的,叫我堅持了這麼多天,中午回來給孩子買了飯吃,我睡一個小時,我下午還去,還去,還是兩個小時,還有那個機器,我一直都是用那兩個機器,有時候做做其他動作,我整整堅持了這麼長時間。

記者:平時從來沒這麼運動過?

高紅梅:我沒想過,我會運動這麼多,但是這一次為了孩子,把我最好的肝給孩子,感覺值了,值了。

高紅梅每天只吃很少的主食,有時夾塊肉送到嘴邊,又塞回碗裡去。她說自己有時太餓了,控制不住吃點東西,吃完了就會很自責。

這是一場與病魔的賽跑,但給高紅梅的時間有限。由於要為手術保持良好的身體狀態,高紅梅不能過度節食,不能依靠減肥藥物,只能依靠大運動量鍛煉。每天的運動量都在10公里以上,二十天的時間,高紅梅成功減重十三斤,脂肪肝也完全消除,手術時機終於成熟了。

記者:那天醫生告訴你這個體檢結果?

高紅梅:聽見很高興,終於能給孩子手術了,孩子天天在醫院待著,天天說沒意思沒意思。

記者:卓凡知道媽媽在外面跑嗎?

高紅梅:我孩子有時候也說,媽你辛苦了,聽見孩子說這話,很欣慰,很高興。

經過一系列準備之後,肝移植手術確定在4月10日進行。

記者:在做手術前一天晚上,你們一家三口,會在一起討論這件事嗎,會說嗎?

高紅梅:我當時我就跟老公說,要真是叫你選擇的話,一定救孩子,我當時就給他說一句這話,孩子是我的命,你放心吧,都沒事,這是醫院,咱得相信醫院,相信醫生,相信咱醫院。那天晚上,一夜我都沒怎麼睡,也提著勁呢。

4月10日早上7點50,母親高紅梅開始術前準備。十年前,她給了兒子第一次生命,今天,她要用自己三分之一的肝臟,給兒子第二次生命的機會。

高紅梅:上手術台那一天都9點多了,我孩子又去看了我一眼。

記者:早上嗎?

高紅梅:早上,我在那兒準備麻醉那一會兒,我孩子去看了我一眼,兩眼很紅,當時我的淚又掉下來了。

記者:孩子說什麼了,去看你,卓凡給媽媽說什麼,要去看媽媽?

席卓凡:媽媽別怕。

記者:別怕,是嗎?你覺得媽媽會害怕,是嗎?

席卓凡:嗯。

記者:為什麼會說這句話?

席卓凡:因為我們兩個都要上手術台,都有風險。

記者:你擔心媽媽,是嗎?

席卓凡:嗯。

記者:你那時候說實在的,內心有怕嗎,有恐懼嗎?

高紅梅:沒有,一點點都沒有,我看見我孩子看我了,我心裡很高興,

我淚掉下來了,我感覺我為孩子付出值了。

記者:你給孩子怎麼說的?

高紅梅:我說孩子你放心吧,沒事,我說你回去吧,沒事,我孩子就這樣看著我走了。

記者:回著頭?

高紅梅:對,回著頭走了。

母親進入手術室一個小時後,上午九點半,10歲的席卓凡也進入手術室。在經過將近7個小時的手術後,高紅梅被送回病房;晚上7點20,兒子的手術也終於結束。這場母子之間的生命接力,歷時11個小時。

這場和生命的賽跑,讓人感動!

記者:您清醒的時候,是什麼時候?

高紅梅:我清醒的時候,將近有晚上11點。我問護士,我說我孩子呢,她說孩子沒事,她說放心吧,孩子沒事。

記者:那個時候第一反應還是想找孩子?

高紅梅:對,然後我說我們家誰在這兒,她說你姐在這兒,還有你妹,我說好好,她們護士也都知道,她一跟我說這樣的情況,我也放心了。

在重症監護室的兒子,術後醒來的第一句話就是,想媽媽。

席卓凡:最想和媽媽在同一個病房,我的生命是媽媽給的,第二次生命。

我們的採訪是在手術10天之後,恢復不錯的母親高紅梅已經在準備出院了。術後兩三個月之內,通過自身的肝臟修復和重建,高紅梅的身體將逐步恢復到術前的狀態。

醫生:自己能起來嗎?

高紅梅:自己起不來。

醫生:自己還是覺得起來以後,覺得刀口疼是吧?起床的時候,腹部是要用力的,所以你以後都不要直接起,側過來身,斜著坐起來起,直著折起來起,這樣會,刀口會疼。

兒子席卓凡的恢復也在預期之內,母親捐出的三分之一肝臟,在兒子體內,正發揮著越來越好的作用。

記者:這一兩個月,說實在的,挺煎熬的。

高紅梅:真難熬這兩個月,這來了兩個月了,感覺過得很慢,特別慢這兩個月,兩個月了,說實話我也高興,孩子的病,我娘兒倆一切順利,值了,一切都值了。

網友被偉大的母愛感動!

柳一秋:女本體弱。為母則剛

寫辭 : 誰的孩子誰心疼!

一醉掩輕狂:事實證明減肥還是靠運動,偉大的母親向您致敬。

禾苗的禾:我這個天天跑步的兩個月才瘦了15斤

想來這就是母親吧,為了自己的孩子,是那份信念支撐著她

宇哥曾經的王:你戰勝了死神

HoHo哎喲喂1125:自從做了母親才明白,原來世界上真的有一種愛是可以忘記自己,全身心投入的無私的愛

我是喜多你是誰-:卓凡以後一定要孝順父母 希望你們都平安

其實就是個小號-:

看到這個媽媽說她身體指標一切正常那一笑,是真的發自內心的笑啊

為這位偉大的母親點👍!

來源|新聞晨報綜合人民網、新浪微博等

部分圖片來源|騰訊圖片

編輯 | 顧煒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