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債市接軌國際市場,與A股被納入MSCI指數同樣重要

微信號:財富中文網

微信號:FortuneChina-WeiXin

國家外匯局發布的《國家外匯管理局關於銀行間債券市場境外機構投資者外匯風險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規定,銀行間債券市場境外機構投資者可以在具備資格的境內金融機構辦理人民幣對外匯衍生品業務。

今年2月底有一則消息,不知各位讀者有沒有留意—國家外匯局發布的《國家外匯管理局關於銀行間債券市場境外機構投資者外匯風險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規定,銀行間債券市場境外機構投資者可以在具備資格的境內金融機構辦理人民幣對外匯衍生品業務。這一舉措將會降低境外投資者的外匯對沖成本,有助於吸引更多的外資進入中國債券市場。

長時間以來,大家更廣泛關注到的,可能是近幾年每到二季度市場都會出現的、關於A股能否被納入MSCI指數的躁動。因為一旦被納入MSCI指數,便意味著A股將正式走上了面向國際投資者的平台,全球大部分跟蹤MSCI指數的基金必須按權重加大對A股的配置,這對內地資本市場具有重大實際意義。如果A股最終被納入MSCI指數,這也將是繼去年10月人民幣被納入SDR籃子後,國內金融市場又一件接軌國際的大事,相信也是很多人喜聞樂見的。

相對於股市,內地債券市場則較少被一般投資者關注,但其實從資產配置角度考慮,在成熟市場中債券基本上都是占比最重的資產類別,可以說是資產配置裡面的錨,絕對不能被忽略。從體量上來看,內地股票兩市總市值約合53萬億元,而內地債市總流通值約為58萬億元,基本是不相上下。如果說A股通過被納入MSCI指數從而走上國際舞台是標誌性事件,那麼通過相同途徑推動內地債市接軌國際市場,其重要性應該也不遑多讓。

中國債市總流通體量龐大,其中單是國債的體量就已經超過11萬億元(約合1.7萬億美元),全球排行第三,但與其不匹配的是內地債券一直沒有被納入到全球任何一個主要的債券指數中—過去實施對外匯進出的管控可能是其中的一個原因。從近期公布的數據來看,中國每月外匯淨流出大約在300~600億美元;假如能夠通過引入適當的舉措來吸引更多的外資進入中國債券市場,盤活債市的整體流通性,其結果將是倒逼全球主要的債券指數納入內地債券以計算權重,而這將進一步吸引資金流入,對達至跨境資本流動的再均衡創造更為有利的條件。

目前全球市場有三大債券指數,其每次對指數權重的調整均對市場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如果內地債券成功地被其采納進這些指數,對中國債券市場流通性將起立竿見影之效。這三大指數分別是摩根大通GBI-EM全球多元化指數(JPM GBI-EM Global Diversified,跟蹤管理規模可能約2,500億美元)、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Bloomberg Barclays Global Aggregate,跟蹤管理規模可能約2萬億美元),以及花旗全球主權債券指數(Citi World Government Bond Index,跟蹤管理規模可能約2萬億美元)。綜合現階段市場分析,假如內地債券被納入到上述三大指數,按照現時各自權重算法推測,由於指數跟蹤原因而帶來對內地債券的直接需求將在2,500億美元左右,這數字還沒有包括由於市場全面開放後其他實盤和交易盤的需求。

內地債券市場長期不被外資青睞,上文提到的外匯管控是其中的一個原因,而內地債券市場的準入機制也起了限製作用。目前,外資要進入內地債券市場主要有三個途徑:1、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2、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3、在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CIBM)註冊。截至2017年1月,QFII額度為870億美元,RQFII額度為5,300億元(約合790億美元),而CIBM則不設額度。雖然CIBM已經打破了一貫的額度管理限制,再加上2月底這次放開銀行間債券市場境外機構投資者通過在岸衍生市場對沖外匯風險,均為內地債券邁向被納入全球主要債券指數權重計算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但受制於其他諸如成立在岸托管、債券市場缺乏流通性,以及其他在岸對沖工具包括國債期貨尚欠規模等因素,邁出這一步可能仍需時日。

誠然,上述數字只是市場的推測;另一方面,就算上述推測與事實相符,外資對內地債券的需求也將是分階段的投入,而絕對不會一蹴而就。但毋容置疑的是,內地債市被納入全球主要債券指數,其對全球投資格局的影響,絕對不亞於人民幣被納入SDR,以及A股被納入MSCI指數。作為投資者,是應該想在前面,為資產配置重新布局早做準備。

(本文作者楊德行是招商銀行資產管理部副總經理。)

作者:楊德行

聯繫方式:[email protected]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