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直播平台被指涉賭,自家美女主播輸光薪水還欠債40多萬!

微信號:新京報

微信號:bjnews_xjb

終於有一天,她在直播間對著眾多網友說出,「別玩了,都好好生活去。」被直播字幕提示:不要攻擊官方。

今年3月,星球直播一直播間內,玩家下註「開心牛仔」競猜遊戲的遊戲幣總額超過100萬個。

打著「主播陪你玩遊戲」的星球直播平台正成為一些網友不願觸碰的過往。

在直播間裡,不但有美女主播,還有可供下註的競猜遊戲。這些類似「炸金花」「牛牛」等玩法的遊戲,吸引了不少玩家的注意。

他們充值購買遊戲幣,在40秒一局的競猜遊戲中進行下註,一旦贏得遊戲可按賠率獲得更多的遊戲幣。更讓一些玩家興奮的是,他們可以通過刷「專屬禮物」的方式,將所贏得的遊戲幣變成真實的錢。「充值-遊戲-變現」的賭博利益鏈條就此形成。

在追逐利益的過程中,一些玩家開始發現,在輸掉遊戲幣的同時也在不知不覺間輸掉自己真實的財富。有的人一晚上就能輸掉幾萬元,有的人幾個月輸掉過百萬,最終變得負債累累。

有律師指出,該直播平台涉嫌開設賭場罪。另有律師建議屬地公安機關應立案偵查,聯合網安部門全面收集與保全涉案電子證據,並對提供服務的相關公司予以偵查。

調查:直播平台競猜遊戲可返現 有玩家輸幾十萬。新京報動新聞出品(ID:xjbdxw)

「你見過當托兒把自己搭進去的嗎?」

27歲的美女主播英子說,「我就是。」

這名貴州女孩在「星球直播」做直播時,主要是通過聊天鼓動看客們更多地下註競猜遊戲。

到後來,她也成了投註者之一。

她一邊從直播平台拿取薪水,一邊又將錢輸還給平台。

今年1至3月,她輸掉了全部的薪水,還向親友借錢,共欠債40多萬元。

終於有一天,她在直播間對著眾多網友說出,「別玩了,都好好生活去。」被直播字幕提示:不要攻擊官方。

她選擇了辭職。

━━━━━

紙牌競猜遊戲下註比大小

打開星球直播APP,簡單的頁面被一個個美女主播占據,頁面每個直播間右上角顯示此刻房間的人數,左下角則打上這個直播間的標籤——「貓鼠亂鬥」、「海盜船長」或者「直播中」。

英子說,標註「貓鼠亂鬥」、「海盜船長」等標籤的即可以參與遊戲競猜。顯示「直播中」的則是普通的直播間,不能玩遊戲。

昨日中午,直播間內正在進行「海盜船長」競猜遊戲。

在APP Store裡,「星球直播」的簡介直白指出這是一款「主播陪你玩遊戲」的軟體。

星球直播平台顯示,遊戲分為「智勇三張」「蔬菜精靈」「海盜船長」「貓鼠亂鬥」「開心牛仔」5個。

「每個遊戲玩法不同,但多是紙牌類的比大小。」英子以「海盜船長」為例,兩個卡通人物「傑克」「安娜」各代表一方,每方有五張牌,通過牌面大小比較勝負。有3個結果可供網友下註,分別是「傑克勝」「安娜勝」和「平局」,平局的倍數最高,為6倍,其他兩個結果的倍數為2.2倍。

新京報記者發現,該遊戲類似一種名為「牛牛」的賭博玩法,即5張牌任意3張牌的點數相加湊成10或10的倍數,即為「牛」,剩下兩張牌點數相加後,去除十位數,只留個位數進行比較,如個位數為1,即為「牛一」,依次類推。如果連基本的10或10的倍數都沒有,即為「沒牛」。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每一局競猜為40秒,在倒計時的過程中,網友可以就「勝平負」三個結果進行下註,下註的遊戲幣分為10、100、1000、1萬共四個檔次,每局最高可投註10倍,即10萬遊戲幣。在千人的直播間內,每局下註的遊戲幣總和一般在數萬以上,多的甚至百萬。

英子說,在平台充值1元可得100個星星(遊戲幣),最高下註10萬個星星就是1000元。

在每個40秒的倒計時裡,3個競猜結果的投註額不斷攀升。倒計時結束後,雙方開牌比大小,被押中的那個結果被點亮,另外兩個結果則暗淡下去。

在這一亮一暗的不斷重復中,玩家輸掉虛擬遊戲幣的同時,也在不知不覺中輸掉自己真實的財富。

昨日中午,直播間內正在進行「開心牛仔」競猜遊戲。

━━━━━

女主播輸完薪水欠債40多萬

今年1月25日,英子通過星球直播的審核,成為A級才藝主播。

此前在其他平台做主播時,聊天、唱歌以及展示才藝讓她覺得愜意。

進駐星球直播後,她覺得所謂的「才藝」在充斥著遊戲競猜的內容面前「不值一提」。她的角色更像是賭場的「荷官」,「盡可能讓玩家多下註。」她說。

新京報記者在該平台一些遊戲直播間看到,一些女主播與網友的互動多是鼓動他們下註,少有閒聊或才藝展示,很多人進到直播間也都不說話。

即使女主播有事兒不在鏡頭前,也不妨礙競猜遊戲一局又一局的自動進行。

據英子了解,星球直播平台一般同時上線的主播約40個,平均一間房一千人左右,同時下註的一般都有三四十人。

在直播間,雖然是系統自動控制遊戲,但英子也要和玩家互動,有時還會「分析」每一局的形勢。

為吸引更多的玩家下註,活躍競猜氣氛,她得不停地說一些鼓動性的話,「這把我猜平局,你們看著跟」「這把再投一萬準行」「我看這把哥能贏」「恭喜又贏了,你好棒啊」「你看這局不聽我的,後悔吧」。

作為主播的收入也與此有關。

英子說,根據星球直播的規定,每周會通過打賞禮物數額統計主播們的魅力值(註:各禮物價值對應不同的遊戲幣,一個遊戲幣相當於一點魅力值),從而計算主播薪水。每周魅力值達不到10萬沒有底薪,魅力值越高,底薪越高。魅力值達225萬時,底薪加提成每月可得到1.5萬元左右的薪酬。

她說,像她在直播間和玩家互動,也是為了讓玩家給她打賞禮物。另外,經營官曾告訴她,想掙得多,她可以自己申請小號,為自己刷禮物以增加魅力值。

英子於是註冊了小號並充值,給自己送禮物。此時的她因為每天接觸競猜遊戲而蠢蠢欲動,有一天,她終於沒忍住,用小號試著押註。

「一旦開始,就無法自拔。」她說,整個2月份,她幾乎每天躲在房間裡,對著手機玩競猜遊戲。直播時,她用小號和其他玩家一塊兒參與競猜。直播下線後,她繼續在別的直播間裡下註。

「每天幾乎不怎麼睡覺,想不起來吃飯、上廁所,只感覺身體在超負荷運轉,不到一個月瘦了8斤。」她形容當時的自己過得沒有人樣。

即使一直在輸錢,她也沒放棄贏回來的決心。在她看來,賭徒的心態都一樣,只要時不時還能贏一把,就瘋了一樣渴望贏回輸掉的錢,「不過癮,不甘心。」

從今年1月底至3月底,英子在星球直播掙的幾萬元薪水全都輸了,她刷爆了3張信用卡,還向親友借錢,共欠債40多萬元。

━━━━━

送主播專屬禮物可返現80%

與英子單純的參與競猜不同,一些玩家瘋狂地參加遊戲只是為了賺錢。

42歲的玩家王俊說,通過下註遊戲贏得遊戲幣後,可以刷「專屬禮物」送給主播,主播會通過微信轉帳將「專屬禮物」的價值按一定比例返現給玩家。於是,一條線上賭博鏈條就此形成。

王俊記得,今年1月,他玩競猜遊戲獲利數千個遊戲幣後,隨手刷了一個價值5000遊戲幣的「星球寶寶」送給主播。主播立刻在直播間讓他留下微信,隨後在微信上向他解釋,只要買專屬禮物送主播,即可微信轉帳返現80%。

一名玩家提供的轉帳返現記錄。

「星球寶寶」禮物價值為5000個遊戲幣,根據100遊戲幣等於1元折算,為50元。王俊隨後收到了主播微信返現的40元錢。

像是忽然明白了什麼,王俊更專注地研究他鐘愛的「貓鼠亂鬥」遊戲。只要押中大小,遊戲幣便會成倍進帳,再用刷禮物的方式,讓主播給自己返現。嘗到甜頭的王俊越玩越癡迷。

每天22時左右,他打開星球直播,充值買遊戲幣,然後開始玩競猜遊戲。他每一把幾乎都是押1萬個遊戲幣(即100元錢)。

一直到凌晨4時,他才疲倦地放下手機。睡幾個小時,早上9時精神萎靡地出現在辦公室。

他說,他常在睡夢中被遊戲和金錢糾纏。這種狀態,持續了兩個多月。

王俊接下來一直在輸。有一晚,他3小時內沒押中一局,輸了3萬元。

從1月23日到2月1日,王俊輸掉了3.6萬元,整個2月又輸了10.5萬元,3月又輸了十多萬,加起來輸了約25萬元。此外,他的兩張信用卡的四萬額度也一次性刷完了。

「輸到8萬時我反應過來了,但當時已經輸紅了眼。」他說。

━━━━━

84級大神跌下神壇

在星球直播,24歲的玩家李三曾是大神級的人物。

在遊戲裡,他一共累計充值了166萬元。這錢大部分是他贏來的。

去年10月開始,平時不怎麼玩牌的他下載了星球直播APP,並沉迷於「智勇三張」的遊戲中。

「智勇三張」的玩法與「炸金花」相似,由遊戲中的人物大喬、小喬和貂蟬各持三張牌,玩家需要押誰的牌最大,押中後可獲得三倍遊戲幣。

李三說,一開始他的運氣好到爆,幾乎每把都押中,他的單局投註也從最開始的幾百個遊戲幣上升至最高的10萬遊戲幣。上班間隙、坐車、吃飯,他的閒暇時間幾乎全在玩遊戲。

他總是一次性充5000元,三五個小時下來,贏的錢大部分刷了專屬禮物,主播則返給他總金額的80%。有時,他一天能收到一兩萬元的返現。

「我一個月薪水3000元,當你發現一款遊戲一天掙得遠大於你一個月的收入,你玩不玩?」抱著「贏錢不虧,想多贏點」的心態,李三將贏的錢又一次投到遊戲中。

沒幾個月,他就成了84級的玩家,這幾乎是當時平台的最高級別。從2016年10月至今年3月,他在平台上累計消費高達166萬元。他也成為遊戲總榜和打賞總榜的NO1。

也許是好運氣到了頭,李三在接下來的一個月,輸多贏少。

他再也不是直播間最受歡迎,一出現就引發歡呼的大神。

他先是輸光了平台帳戶裡所有的錢,又輸掉自己5萬的積蓄,然後刷爆信用卡3萬的額度,還分別從兩家貸款公司分期借款12萬。

幾個通宵過後,12萬的借款也輸得乾淨。

這種落差讓他無法接受。他多次打電話給客服,質問為什麼自己一直輸錢,甚至懷疑後台有軟體操控輸贏幾率。客服否認,多次交涉無果後,李三被永久封號。

他又申請了兩個小號換著玩,可是輝煌難繼,只得慘淡收場。

一名玩家提供的2月份提現明細。

━━━━━

玩家舉報星球直播競猜遊戲

4月3日,在多名玩家的舉報下,浙江一檔民生電視欄目做了一期「玩家輸了十五萬,星球裡是什麼?」的節目。

節目中,當記者採訪位於杭州的星球直播總部經營部時,陳姓主管稱,星球直播是娛樂性質的直播平台,只提供娛樂消費服務,直播間內都是休閒的小遊戲,通過競猜的方式運作。找主播變現,雙方牟利是私下行為,他們不知情且會嚴厲打擊。

昨日,新京報記者打開星球直播APP,各個直播間的競猜遊戲仍在繼續。記者以「給主播送專屬禮物可以返現」向客服人員舉報,一名客服人員表示,這是第一次接到此類舉報,還不清楚有這種情況。不過「送專屬禮物返現」是主播的私下行為,平台是禁止主播和玩家做交易的,如果玩家一旦發現主播有給玩家提現的做法,可以將主播ID告訴平台客服,平台將第一時間封號,並將其移送公安機關。

英子說,分成是80%返給玩家,主播和家族長各5%,平台抽取10%,「這種方式就是平台經營規定的。」

4月14日、15日,新京報記者在各個直播間向主播了解「返現」一事,大多比較謹慎,閉口不談。有主播表示,現在20級以下的玩家不再給返現,因為之前被舉報了,平台不敢輕易再給返現。不過,如果網友送了專屬禮物就是想要返現還是可以給。

針對李三等玩家懷疑該競猜遊戲是否存在後台程序控制遊戲作弊的情況,新京報記者在電商平台查詢了幾家賣類似軟體的商家,5位賣家均稱,店內沒有可嵌入直播平台並設置賠率的遊戲軟體。其中一位賣家說,這樣的軟體可能需要平台聘請專業人士自主開發和設置。

一位研發軟體的人士稱,直播平台通過自主開發一個APP,讓工程師在開發控制結果功能裡加一個控制輸贏的代碼編程操作,是可以做到賠率控制的。

一名玩家提供的充值單,每次充值5000元。

━━━━━

直播平台涉嫌開設賭場罪

星球直播的競猜遊戲是否算賭博?多名玩家曾提出這一疑問。

北京市康達律師事務所律師韓驍分析,賭博違法犯罪活動與群眾正常娛樂活動的界限為是否以營利為目的,個人參賭超過5000元屬於賭博犯罪。而在星球直播競猜遊戲中的賭註數額遠高於正常的娛樂活動數額,屬於賭博違法犯罪活動。

韓驍說,2010年8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於辦理網路賭博犯罪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規定,利用互聯網、移動通訊終端等傳輸賭博視頻、數據,組織賭博活動,建立賭博網站並接受投註的;建立賭博網站並提供給他人組織賭博的;參與賭博網站利潤分成的,有此情形之一即可認定構成開設賭場罪。《刑法》規定,開設賭場的相關人員最高可被處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其中便包括明知是賭博網站,還為其提供服務或幫助的直播間主播。

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陶寬分析,玩家在直播平台中通過紙牌遊戲贏得遊戲幣,用遊戲幣購買禮物送給主播,主播再給玩家返現,明顯形成了「充值-遊戲-變現」的利益鏈條,而遊戲幣相當於傳統賭場中的籌碼。建議屬地公安機關對此案立案偵查,聯合網安部門全面收集與保全涉案電子證據,並對為直播平台互聯網接入、服務器托管、網路存儲空間、投放廣告、發展會員等提供服務的相關公司予以偵查。

今年3月底,英子建了一個微信群,她將一些在她直播間輸過錢的玩家拉到群裡,並勸阻大家別在平台上充值玩遊戲。

群裡已有22人,大多數輸了十萬元以上。王俊、李三也在其中。

王俊從未告訴家人他輸錢的事。

李三現在背著每個月五六千元的貸款,讓他「喘不過氣來」。

英子離開星球直播後,回到了原來的直播平台。為了還債,她斷了旅遊的念頭,看到喜歡的衣服也不再買,就連約朋友逛街喝茶也幾乎免了。

對於星球直播,群裡也有人想到了報警。來自安徽蕪湖的裘先生稱,4月1日他到杭州,向西湖區古蕩派出所報案,之後回到蕪湖後又向灣裡派出所報案。

新京報記者昨日致電灣裡派出所,一名民警坦言,這種虛擬世界的賭博遊戲,受害者涉及全國範圍,需要賭博網站服務器所在的屬地派出所結合各地報案情況聯合執法。西湖區古蕩派出所一民警稱,最好親自帶上證據材料來報案。

4月15日下午3時,群裡忽然有人問,「誰認識貸款的?我要借錢。」三五個群友立即出來勸阻。

一番關於「戒賭、還錢、努力生活」的討論過後,群裡歸於平靜。

(應受訪者要求,英子、李三、王俊均為化名)

新京報記者 趙蕾

推薦閱讀:

一千塊教開鎖,有人在閒魚賣小黃車

賣唱視頻中斷肢的她,也許不是姐姐

反腐新劇將揭秘「天上人間」那些事

本文部分內容首發自新京報公號「重案組37號」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使用

歡迎朋友圈分享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