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主播做公益發完錢又收回,以善為名作惡,無恥!

微信號:新聞哥

微信號:newsbro

最近,一段首發於某直播平台,名為「揭秘大涼山公益作假」的影片廣為傳播。

影片中,兩名男子在快手直播平台上直播做慈善,安排四川涼山州某村村民站成兩排,隨後直播給村民發錢,而在直播結束後,這些人又從村民手中把錢拿回來。

鬧了半天這是讓村民給你當群演啊,這實力演技,哥給你滿分。

據了解,影片中的黑衣男子是「快手」直播平台上的主播,ID為”宿州傑哥”。此後,他承認假慈善是為了斂財漲粉。

哎,現如今的直播平台都快趕上打假平台了,主播們的臉是假的,胸器是假的,金融卡餘額是假的,就連直播公益捐獻愛心都是假的。

讓人驚訝的是,這位「宿州傑哥」是第一個在快手直播揭秘偽慈善的「旗手」。

更諷刺的是,「宿州傑哥」和曝光他偽慈善的「快手黑叔」都是某直播平台上的主播,以前都是一個團隊的,後因為「內訌」開始互相爆料,從而揭開了「偽慈善」的真面目。

科科,這不就是傳說中的「狗咬狗」嘛,你們見識過嗎?沒見識過,那哥今天就帶你見一下。

「偽慈善」行為被曝光前,「宿州傑哥」曾爆料,多名打著慈善名義前往涼山州的「志願者」,實際上卻從事著借慈善斂財的勾當。他在直播中指責別的主播「演戲」,他說那些主播們不遠萬里來到涼山州做慈善,面對受捐對象時,都是「怎麼慘怎麼弄」。譬如往小孩臉上抹泥巴,讓老人躺在地上呻吟,目的都是突出自己的悲慘,配合直播的鏡頭。

他還曾曝光了其他多名主播公益造假的手段,其中就包括拍下上面這個影片的「快手黑叔」,不過,未料到對方在反撲時放出了上面這段偷錄的影片。

風波越鬧越大,涉嫌公益造假的「快手黑叔」、「OK哥」、「山東梅姐」等主播紛紛道歉或停止直播,其中還有人惡心地說出「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我也不想欺騙大家的」。而最先被曝光的「宿州傑哥」則在4日的直播中向粉絲為表明認錯決心,直播喝下一瓶84消毒液,隨後被送往醫院救治。

一次內訌擊穿直播偽慈善,現在互相指責,不過是洗白自己而已,並不值得同情。

說實話,哥也不想罵你們,但真是忍不住啊!一場偽慈善直播風波,又一次擊垮了公眾的心理防線和社會的道德底線,讓人們再次見識了網路直播的無下限,也讓我們看到了一些人利益熏心的嘴臉。

以善的名義作惡,這是怎樣的一種無恥?在哥看來,你們這些人只是騙取好心人的錢,養肥自己腰包的社會垃圾。

讓哥更心痛的是若非不同的公益主播團隊因利益糾葛而起內訌,這類「假公益、真斂財」精心策劃的騙局可能還會持續上演。

只要能名利雙收就不停秀下限,已成為不少網路主播遵循的套路,主要體現在「有膽量、無底線」、「重迎合、無節制」、「大尺度、無約束」等,當平日裡裝瘋賣傻出洋相難以博人眼球時,直播便開出現造人、吸毒、打架等種種醜陋現象。

在這種競爭激烈的大環境下,也難怪有人開始「劍走偏鋒,為了發家致富,不少人格外辛勤地往大山裡跑,用濃濃的正能量包裝一次直播,賺取人們在道義上的關注和支持。

在直播中,粉絲就是生產力,有了粉絲就會有人刷禮物。如果運氣好,一天掙個一萬塊,不在話下。

同樣是在大涼山做「公益」的「黑叔」,更是在直播時透露,「要靠老鐵(粉絲)刷禮物,合起來才能去做公益,到明年五月份以後可以賺兩千萬。」

「慈善+直播」本身是好事,但這些不良主播披著慈善的外衣,背地裡卻是如此醜陋的勾當,這樣的醜行,不查不足以平民憤。

這一現象曝光後,立即引起當地相關部門高度重視,事發後,多名主播被警方傳喚。

那麼,偽慈善主播們犯法了嗎?

據了解,《慈善法》第33條本有規定:禁止任何組織或者個人假借慈善名義或者假冒慈善組織開展募捐活動,騙取財產。

這些涉事主播們做偽慈善,造假,造貧,借以蠱惑粉絲多刷禮物,或許涉嫌觸犯《刑法》第266條詐騙罪。

而且,最高法、最高檢《關於辦理詐騙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2條還規定:利用互聯網、廣播電視、報刊雜誌等發布虛假信息,對不特定多數人實施詐騙的;以賑災募捐名義實施詐騙的,「酌情從嚴懲處」。

哥先不斷定這些主播們的行為是不是犯法,但哥真切感受到他們的「打著公益的幌子謀一己私利」的行為對公益是一種傷害。

本來等待援助的質樸村民被無情戲弄,成為作秀的「活道具」;少不更事的孩童被無知愚弄,化身煽情的吸粉「生產力」;慷慨解囊的粉絲們被套路玩弄,變成一場騙局的「受害者」。

各種各樣的欺騙構成了中國式奇葩偽慈善,實在是讓公益事業蒙羞,讓人寒心,試問長此以往下去,哪怕是面對真實的公益慈善,還有多少人會毫不猶豫地伸出援助之手、傾囊相助?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