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槽季觀察:離職、轉行背後的互聯網行業大變遷

微信號:互聯網播報

微信號:wqw685

中關村創業大街遠不如從前有吸引力。大多數時候,這條300米的大街上,都處於門前冷落的狀態。熱潮漸退的不只是創業大街和「創業」,很多與互聯網相關的行業都黯淡了刀光劍影。職場人追逐財富的天性和本能,驅使他們用腳投票,逐漸畫出了一條互聯網行業的變遷軌跡。

轉行

從事媒體工作三年半後,曾倩選擇轉行做了一家互聯網企業的公關。媒體人轉行做公關,這是再常見不過的選擇。握有媒體資源的記者被一些企業視為再合適不過的公關人員。

轉行大半年後,曾倩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再也不用愁選題了,焦慮感也沒那麼強烈。」當然,曾倩也有一絲擔憂,團隊的四個人都是媒體人出身,到底要如何做好企業公關,其實誰都不比誰有經驗。

曾倩和她的新同事大部分的時間都用來維護好媒體關係,跟記者們溝通選題。除了開記者會的時候會比較忙,其他的大部分時間曾倩都很自由,轉行公關半年來,她看的書比過去一年的都多。

曾倩無疑是轉行人群中最幸運的那一部分。李豐與曾倩是同行,去年年初從媒體出走,成為一家智能硬體的公關。但在今年年初,他又選擇回到媒體。「比較之後,覺得自己可能還是更適合跟文字打交道吧。」李豐並不認為自己這一年是走了彎路,「換了個角度看問題之後,會對一些事情看得比當記者的時候更清楚。」

有人出走,也有人回來。但整體上來看,媒體行業的人員流失並不是特別明顯。一些曾經紅極一時的行業則呈現出人員淨流出的現象。

來自BOSS直聘的數據顯示,2017年出現人才淨流失的四大行業分別為,生活服務類、智能硬體類、O2O類和電子商務。其中生活服務類行業淨流失率達到-6.21%。

人員流動是行業興衰的重要風向標,而來自企業的融資數據則顯示出了資本對這一行業的關注度正在下降。

熱點

林新的履歷很豐富,過去三年,他在去哪兒、百度糯米和美團都工作過。2017年年初,他從熟悉的行業換到了全新的領域,成為一家互聯網教育企業市場部一員。林新不知道的是,他的這次跨界求職其實正踏入了又一個新的熱門行業當中。

與去年同期數據相比,教育培訓行業招聘活躍度增幅最高,其次則為數據服務、遊戲。招聘活躍度指數至少可以說明,在這一行業當中,無論是企業還是求職者都處於活躍期:公司有納新需求,這一行業對求職者有吸引力。

盡管文化娛樂行業的活躍度增幅排在末位,但沒有人能忽視這一行業在當下的火熱勁頭。當下中國最重要的兩大互聯網企業都將文娛視為重要的戰略高地。

2016年6月,阿里巴巴正式宣布成立正式成立「阿里巴巴大文娛版塊」。該版塊囊括了阿里巴巴集團旗下的阿里影業、合一集團(優酷土豆)、阿里音樂、阿里體育、UC、阿里遊戲、阿里文學、數字娛樂事業部。

無獨有偶,阿里視大文娛版塊為未來重要戰略方向的同時,騰訊也開始將文娛提升到了新的高度。

文娛行業的發展與經濟發展有著必然的聯繫,事實上,從美國經驗來看,人均GDP達到7000美元左右,文化娛樂消費就會快速興起,而大陸在2013年人均GDP就已經達到7000美元,文化消費已然興起,經過兩年多的發展,文化娛樂消費已經快速發展。因此來自第一財經商業數據中心的報告預測,一場全民娛樂的時代即將來臨。

新世界

2016年7月,美團大眾點評CEO王興在其企業內部講話中提出「下半場」概念,其大致意思是指,流量紅利和技術增長紅利差不多耗盡的情況下,互聯網行業的競爭進入了新的格局,中國互聯網有了新的規則。而今天所說的互聯網行業變遷正是指大環境變化之後,互聯網企業所作出的新抉擇新應對。

曾經的紅極一時的O2O、互聯網金融都有了新的變化,另一方面,看似與實體對立的互聯網,這二者之間的關係也有了改變。

近些年來,一系列互聯網企業飛速發展一度讓傳統企業陷入互聯網轉型的恐慌。互聯網經濟還被視為是實體經濟的對立面。然而,隨著互聯網流量紅利的消失,一批沒有盈利能力,依靠融資獲得飛速發展的互聯網企業逐漸陷入破產。這時候,人們猛然發現,所謂的互聯網經濟其實遠沒有那麼神奇。另一方面,一批傳統企業在互聯網浪潮衝擊下不僅沒有顯露疲態,反而有著極強生命力。

互聯網下半場,實體經濟與互聯網經濟握手言和,線上企業需要來自線下的支持,線下企業則要線上流量,任何單一的經濟形勢都不適合當下的發展。無論是互聯網巨頭還是傳統企業,它們面臨的共同問題是,要告別過去粗放的高速增長,進行深度的整合,尋找新的增長模式,甚至是新的商業模式。

【版權申明來源:Techweb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我們對原文作者深表敬意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