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集劇情分析|關於掩日的大膽猜想!

微信號:秦時明月

微信號:qinstarq

作者:孫悟空先生

(新浪微博:孫悟空先生Nicu)

「師兄啊!我不要你死啊!」……

<一>

標題:《眼殺無眼》

這個標題的意思我在之前預告出來後已經和上集標題一起有過一些介紹,也是圍棋用語。「有眼殺無眼」,指雙方棋子互相包圍形成對殺時,如果一方有「眼」一方無「眼」,那麼此局部通常有「眼」一方能勝。對應劇情則可能是指多種手段的一方會占優勢,有更多後手的一方會獲勝。比如本集中目前,【羅網】比【章邯】多「眼」,【田蜜】比「縱橫」多「眼」,【田虎】比【朱家】多「眼」…目前如此,發展下去會如何呢?※而這次玄機可能確實如之前所猜用了雙關暗示,「無眼」的【典慶】被殺了……唉……

<二>

按順序先說【章邯】這邊。沒有一點點防備,【掩日】你就這樣出現……

古書上關於【掩日】的描述:「以之指日則光晝暗。金,陰也,陰盛則陽滅。」意思是:用它指太陽則陽光盡暗。因為金屬陰,陰盛所以陽滅。

對應動漫裡的類似日食的現象。當然真要科學解釋應該不是日食,可能是內力劍勢造成的遮光效果?

看一下【掩日】劍的造型:劍身呈一線天狀;(有點像…鋼筆頭?)劍身有一些紋路;劍格並不對稱,帶牙造型,有綠色玉石;整體連同劍鞘以褐色為主色調。

★有朋友說這劍看著沒什麼意思,但其實我感覺有可能會是【越王八劍】中最有意思的一把:因為劍身「一線天」的造型,其劍鞘似乎也是中間隔開左右分開的兩個劍槽的,兩半劍身分別插在兩邊劍槽中;而觀察劍柄部分,可以發現紋路是有中縫對稱的,所以【掩日】劍也許可以從中間一分為二,變為雙劍使用。如果真如我所說,是不是很有意思呢?

至此,【越王八劍】應該就已經全部揭曉了:【掩日】、【斷水】、【轉魄】、【玄翦】、【驚鯢】、【滅魂】、【魍魎】、【真剛】。(其中與古書記載的有出入的只有「卻邪」變為了【魍魎】。有人說也許還有一把,【轉魄】【滅魂】算一組雙劍。這不太現實,畢竟按歷史兩者各占一位,而且每劍二字,這倆算一組,難道改叫「轉滅」?別告訴我叫「魂魄」…)

<三>

那麼關於【掩日】劍的使用者【掩日】,從本集得知也是【羅網】天字一等。本集一出場,便瞬間發出五個劍擊,正好將五個【影密衛】全部放倒。

關於其面具下的身份,從【章邯】的話語可見,【掩日】很可能也是以另一個身份在【東郡】潛伏著,所以才沒被【影密衛】發覺。

在看一下【掩日】的造型,這裡還是用了與【驚鯢】類似的龍套秦兵模型,與【驚鯢】的區別在【掩日】模型的背後腰部沒有那個環狀了。

此外,【掩日】可能還有個與【驚鯢】不一樣的習慣,就是持劍時的姿勢,【掩日】拿劍鞘的另一只手常背在身後,而【驚鯢】則常放在身側。

那麼如果要推測一下的話,【驚鯢】目前最大的可能依據是【金先生】,理由列過很多,最主要劍格都是「鯢」,不是真不好圓……如果【金先生】真的是【驚鯢】,那麼【掩日】的大嫌疑者大概是【田仲】了,兩人一直的配合呼應大家應該看得到,而且【田仲】好像確實愛把非持劍手背在身後?

<四>

顯然【章邯】這種形勢下兇多吉少……下集預告裡【章邯】被【驚鯢】用劍刺穿肩胛釘在樹幹上。【章邯】說「你是為那位朋友來還舊帳的」,說的有可能是第五部第一集中被【章邯】同樣釘在柱子上的【羅網】殺手。但其中關係不得而知,會有人物交情嗎?還是只是從【羅網】得知了這個有關【章邯】的情節而已?

當然,也很可能如網友們所說,談的其實是生死兄弟【勝七】。

那就是【驚鯢】在打算了結【章邯】之前讓【章邯】死個明白,很可能爆點料。

【掩日】也在旁邊,【章邯】該如何逃脫呢?預告中有一個【章邯】拔出短劍反擊的鏡頭,是要出其不意嗎?一對二終歸不利,沒有幫手感覺費勁額……

但還能有誰來幫【章邯】呢?【曉夢】會一而再再而三地來??難不成【鐘離眛】重傷來幫忙…???光環在手,小小擔憂。

<五>

再看【田蜜】這邊。與「縱橫」的交涉很乾脆,放我們走,【墨家】人給你們就是了。

然而脫離了危險區域,【田蜜】就翻了臉,讓周圍的【農家】弟子列陣【地澤二十四】,包圍「縱橫」。

女人的柔弱本身也是一種武器,有人願意憐愛保護,有人願意手下留情,也有人容易掉以輕心……

既然「縱橫」能以一當百,倆人敵二百,所以24人不夠再加240人咯,再加上是滿位置的最佳【地澤二十四】,這樣應該可以一戰;而再加上2400人呢……這就是【田蜜】的思路,沒毛病……

※關於【地澤二十四】中各季節的不同位置,可以發現,就是根據節氣順序排列的,每個季節按順序依次各六位。春生三位,驚蟄。夏榮四位,夏至。秋枯六位,霜降。冬滅五位,小寒。

【春生】:立春、雨水、驚蟄、春分、清明、谷雨;【夏榮】:立夏、小滿、芒種、夏至、小暑、大暑;【秋枯】:立秋、處暑、白露、秋分、寒露、霜降;【冬滅】:立冬、小雪、大雪、冬至、小寒、大寒。

關於「縱橫」為何沒有察覺山中那麼多人的氣息,察覺氣息應該察覺不到特別遠,不過察覺那240人應該能行,

但人家既然埋伏肯定是要控制隱藏氣息的,加上山林中草木鳥獸,可能也不易察覺。

「縱橫」雙劍合璧的日子又要來了。

關於如何突圍…首先要考慮到,這次是要救走【高漸離】【大鐵錘】。而【田蜜】把兩人弄暈這招真是厲害……對付陣法還要救人,【墨家】兩人能行動還相對機動些,救倆失去意識的真的有些難。這種情況,「縱橫」可能會想直接擒【田蜜】吧。說三個可能的變數吧:1、正在追趕【田蜜】而來的「楚軍」「林火山」。雖然「楚軍」人數可能不多,但從外部進攻【地澤二十四】也許會有些作用?【季布】的敏捷也許也能排上用場?甚至會擒賊先擒王,拿下【田蜜】?2、留給「縱橫」的牛車。給牛一點刺激……讓牛車帶著失去意識的【高漸離】【大鐵錘】沖散陣法造成混亂,也不失為一個辦法。3、空中營救。但感覺不太好,不如讓「楚軍」來劇情發展精彩。

<六>

最後,看看本集大家最關心的核心劇情——【典慶】對戰【田賜】。一上來兩人都用旋轉泄力接對方招式。

在【梅三娘】看來,其師兄【典慶】的硬功【田賜】是破不了的。所以【梅三娘】並不擔心【典慶】,而是一直為【田賜】擔心。

【典慶】則對【田賜】有分寸的攻擊,畢竟在【田賜】小時候還抱過他,也不讓【梅三娘】擔心。

也果然,【田賜】進攻雖然犀利,甚至雙劍合璧發動了【地澤二十四】,但確實攻破不了【典慶】的硬功,【田賜】處於無從下手的狀態。

接下來就是大家最痛心也最疑惑的部分了!【典慶】的硬功似乎突然解除了!?

接著【田賜】發現能傷到【典慶】,便一陣猛攻,

似乎挑斷了兩手筋,

接著一劍刺穿腹部!

萬事休矣……

<七>

唉,接下來進入【典慶】【梅三娘】之間的回憶。從【梅三娘】初入【披甲門】,到【典慶】【梅三娘】的師父因戰事去世…這是兩人從相識到最相熟相知的時段。

之後兩人因觀念不同變得不愉快:【典慶】為國家,戰;【梅三娘】為同門,息。後來,【典慶】被俘了,同門戰死了,國家滅亡了……之後【朱家】撈出了【典慶】到【農家】,此時【梅三娘】大概已在門滅國亡後來到了【農家】。【典慶】可能有受【朱家】的影響,心系天下百姓,息,但為的卻還是國家;【梅三娘】因師父和同門的戰死而心懷仇怨,戰,而為的也還是同門。

「不打仗,不是挺好的嗎?」

「造反這種事情隨時都可以!」

所以,【梅三娘】一看【典慶】務農與世無爭的樣子就來氣。看【梅三娘】剛看到木雕小老虎時候的動作,是喜歡的。但想到是【典慶】學木工雕的就來氣,直接給扔河裡了…

【典慶】則默默把小老虎撿回收好,一直帶在身上到今天……落在自己的血泊中……

【梅三娘】是【披甲門】少有的女弟子,【典慶】是【披甲門】最可靠的師兄,而戰後更可說是彼此僅有的親人了,雖然兩人意見陣營不同,但可以說是彼此最不能失去的人了。【梅三娘】可以在【典慶】面前放肆,【典慶】一直讓著照顧著【梅三娘】。

如今…「我走了」…「終於不再老是惹你生氣了」…

只留下,【梅三娘】無助的哭泣哀嚎聲,和不停想要洗淨血色的淚。

【田賜】看見對自己好的【梅三娘】泣不成聲,也開始懷疑自己做的是不是正確,因為他的腦袋裡的好人壞人如今交叉產生了他不能理解的矛盾。

「三姨,寶寶在呢,你不是一個人。」

雖然知道【田賜】你是童心魔化無分寸被利用……但我還是想替【梅三娘】回答你一句……「你確實不是一個人。」

<八>

唉,淚點紮心過後,來說說大家最關注的——【典慶】的硬功是怎麼破的?先看看線索吧:1、【田虎】【田仲】很顯然事先知道【典慶】的硬功將會破除,所以讓【田賜】繼續進攻。

2、【田虎】抬頭看了下太陽。注意,太陽沒有什麼異常,那麼抬頭看太陽是什麼意思呢?看時間。也就是說,【田虎】【田仲】知道在大概到了哪個時間,【典慶】的硬功就要破除了。

3、【典慶】突然感到渾身發麻,都出了虛汗,這顯然不是正常的狀態。說的久違的感覺,應該就說受傷流血的感覺,而不是發麻的感覺。

4、【梅三娘】說沒有被擊中罩門,【典慶】的硬功不會被破才對,之後也一直在問【典慶】:你怎麼了。【劉邦】【司徒萬里】的反應也可以看出這硬功被破本不可能發生。

※歸納一下不難得出:

【田虎】【田仲】用了某種手段,可以在不需擊中罩門的情況下,讓【典慶】在某段確定時間之後破除硬功。

整個過程,【田虎】【田仲】都沒有什麼對【典慶】的舉動。雖然我也懷疑過【田仲】的【春寒斷掌】,但從之前的效果看【春寒斷掌】要打遍【典慶】全身,讓其「渾身」發麻,還要神不知鬼不覺,恐怕難度太大了…而有說【田賜】用【秋枯】削弱破硬功也同樣不太現實,過程中也沒有這樣的鏡頭,況且整個過程感覺就算有人教【田賜】也不一定能這麼實施…還有說用冷熱劍勢交替原理…額,首先畢竟【典慶】不是真石頭啊…何況真弄也需要時間…並不現實…

※這種情況大家也能想到,

最應該合理的解釋,其實就是「中毒」之類的。

但肯定會有朋友說:【農家】不是「百毒不侵」嗎?是啊,所以我一開始也就排除了「中毒」…不過,我這裡想闡述一種觀點:★百毒不侵,不等於百藥無效。直接一點說:百毒不侵的人如果遇到傷病了,那麼吃藥敷藥管不管用呢?雖然說「是藥三分毒」,但如果藥不管用,豈不是【農家】人一傷病就很危險?而且要了解,相傳【神農氏】可是嘗百草發明中藥醫學的人。所以【農家】的藥學應該是很突出的,【田蜜】其實就應該算個例子。

也就是說,【農家】弟子雖然不怕毒物侵害,但藥還是起作用的。※所以【典慶】可能被【田虎】【田仲】下了沒有毒性但會影響其施展硬功的藥(效果可能類似【屍神咒蠱】會使人一時間無法使用內力,【典慶】的硬功應該是借助內力施展吧),也許為了不被察覺,所以藥性被調得很低,要幾個時辰之後才會見效。

<九>

推到這裡,會有朋友問最關鍵的問題吧:如果這樣,那【典慶】是什麼時候被下藥的呢?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下面這個片段:【朱家】一行人初入【四季鎮】便被伏擊,期間,有個壇罐子朝【朱家】飛來,被【司徒萬里】用武器打碎在半空,隨後其中綠色氣體散開並籠罩【朱家】一行人,其中包括【典慶】,接著【朱家】抽走了這些氣體,然後這第一波敵人就撤退了。

好了,還記得當時疑惑這些綠色氣體的作用嗎?我想,這罐子霧氣也許就是事先為對付【典慶】而挖下的坑。【朱家】【劉邦】【司徒萬里】也可能也中了藥,接下來或許都會有症狀;或者【典慶】有與其他人不同之處,才引起了藥效。(這霧氣會與【春寒斷掌】有什麼聯繫麼?或者與【田蜜】的藥物特長有關?)

以上是從劇情伏筆看推得的相對更可能的情況。不知道【朱家】打坐運功有沒有發現什麼症狀?

而且下一集【朱家】因【典慶】之死而暴怒要用出【千人千面】。不知道還會不會有別的轉折……

至於此戰場走向,【梅三娘】甚至【田賜】,與【田虎】陣營的關係可能會發生改變;【勝七】應該也正在趕來此戰場。同樣此戰場也將會是以救人為主要目的。但從現在的趨勢來看,悲劇便當可能還在繼續……

最後,幫大家收拾一下心情,最後,跟著【典慶】擺一個帥萌的pose,最後。

秦時貼吧貼子:https://tieba.baidu.com/p/5077795295?see_lz=1

——孫悟空先生

(新浪微博:孫悟空先生Nicu)

(微信公眾號:悟空先生漫果山)

內容轉載自公眾號

悟空先生漫果山

悟空先生漫果山

了解更多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