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改委:第二批PPP資產證券化將啟動

微信號:信托網

微信號:xintuowang

2016年12月,國家發展改革委聯合中國證監會啟動傳統基礎設施領域PPP項目資產證券化工作,開啟了PPP資產證券化時代;2017年3月10日首批四單項目落地,不到三個月時間PPP資產證券化做到了高效落地。開展PPP項目資產證券化工作主要基於什麼考慮?推進PPP項目資產證券化有何重要意義?下一步將如何推進PPP項目資產證券化?針對上述問題,《財經》雜誌記者專訪了國家發展改革委投資司副司長韓志峰。

韓志峰向《財經》記者透露了PPP資產證券化的最新進展,「首批四單PPP資產證券化項目落地之後,其餘五單還在繼續推進過程中。近期,國家發展改革委將向證監會推薦第二批資產證券化PPP項目。」里程碑式的一步

所謂PPP資產證券化(也稱「PPPABS」),業內專家解釋稱,是將缺乏流動性但具有未來穩定現金流的PPP項目的收費收益權,通過結構化手段將其轉變為標準化證券,在資本市場上流通和轉讓。資產證券化一方面是投資PPP項目的社會投資方做到投資退出的重要管道之一,另一方面也可以使資本市場上追求穩定收益的投資者得以接觸到優質的基礎設施資產。

「此次國家發展改革委、證監會聯合推動PPP項目資產證券化,意味著PPP與資產市場的深度結合,是大陸PPP發展的又一里程碑,對大陸PPP模式發展具有重要意義。」韓志峰直言。

首先,它有利於提高PPP項目資產流動性。PPP項目經營時間很長,很多項目長達20、30年,期間很多社會資本有提前退出的需求。目前PPP項目退出管道狹窄,資產流動性低,影響了社會資本參與PPP項目的積極性。資產證券化將為社會資本方增加資金退出管道、提高資金周轉率、增加PPP項目對社會資本的吸引力,尤其是民間資本的吸引力。

其次,它有利於提高PPP項目的規範程度。PPP資產證券化需要經資信評級機構評級、管理人的盡職調查、律師事務所出具法律意見書、交易所的掛牌審核、基金業協會的備案等系列流程,那些管理不規範、質量不過關、經營不理想的項目將難以發行資產證券化產品。因此,將來PPP項目資產證券化常態化之後,有利於促進PPP項目依法合規運作、保證工程質量、提高經營水平、規範內部管理;也能從另外一個角度,對地方政府規範開展PPP項目起到一定的監督或者促進作用。

再次,它有利於通過市場機制對PPP項目的回報率進行合理確定。「現在有的地方人為壓低PPP項目的回報率,甚至壓到2%以下。中國人民銀行最新規定的5年期以上人民幣貸款基準利率為4.9%,回報率過低打壓了社會資本方參與PPP項目的積極性。開展資產證券化後,資產支持證券利率太低則難以發行,客觀上會為PPP項目的合理回報率劃定一個底線。」韓志峰直言。

最後,它有利於促進資產證券化發展。PPP項目的資產證券化將推進大陸資產證券化的進程。美國資產證券化的產品占債券總量的一半以上,盡管2016年大陸資產證券化發行融資規模比2015年近一倍,但總量依然不大,PPP項目的資產證券化可以為大陸資產證券化的進程提速。

據了解,大陸資產證券化始於2005年,2008年因金融危機中斷。2012年央行、銀監會和財政部正式重啟資產證券化。2014年11月,信貸資產證券化實行註冊制、企業資產證券化實行備案制,發行便利程度大幅改善,發行效率提高,發行規模也在這一年大幅上升。截至目前,已發行的資產證券化規模達到2.23萬億。(見圖一)。

圖一:資產證券化產品發行總額數據來源:中國資產證券化分析網阻礙尚存

3月10日,首批四單PPP資產證券化產品正式落地,這距離發改委和證監會聯手啟動PPP資產證券化不足三月。市場認為,在這麼短時間內做到了從開啟到落地,彰顯了部委對創新融資產品賦予的冀望和政策意圖。

根據2016年12月底發改委和證監會聯合發布的《關於推進傳統基礎設施領域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項目資產證券化相關工作的通知》(下稱《通知》),發行PPP資產證券化產品的PPP項目需滿足下列要求:一是已嚴格履行審批、核準、備案手續和實施方案審查審批程序,並簽訂規範有效的PPP項目合同,政府、社會資本及項目各參與方合作順暢;二是項目工程建設質量符合相關標準,能持續安全穩定經營,項目履約能力較強;三是項目已建成並正常經營2年以上,已建立合理的投資回報機制,並已產生持續、穩定的現金流;四是原始權益人信用穩健,內部控制制度健全,具有持續經營能力,最近三年未發生重大違約或虛假信息披露,無不良信用記錄。

《通知》下發之後,各地上報了41單PPP資產證券化項目至國家發改委,集中在污水處理、供熱等行業。發改委根據上述標準篩選之後向證監會推薦了首批九單PPP資產證券化產品。最終有四單產品通過重重考驗,於3月10日獲批在上交所和深交所發行。韓志峰稱,其餘五單還在繼續推進過程中。「近期,國家發展改革委將向證監會推薦第二批資產證券化PPP項目。」韓志峰透露。

君合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劉世堅之前對《財經》記者直言,理論上並不是只有經營兩年以上的PPP項目才可以發行ABS產品,只要市場能接受就行。只是這體現了發改委和證監會的從嚴要求,優中選優篩選出首批示範項目。(詳見《財經》雜誌2017年第9期,《PPP資產證券化試水》)

韓志峰特別向記者解釋了設立該項硬性條件背後的原因:一方面,傳統基礎設施PPP項目建成後,需要經過一定的經營期才能有效檢驗工程質量是否可靠;另一方面,在資本市場上開展資產證券化融資,對項目現金流的持續穩定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PPP項目開展資產證券化,需要項目一定經營期的現金流記錄,這樣才能對基礎資產未來的現金流情況作出合理預測和分析。如果PPP項目正常經營期過短,基礎資產質量將難以保證,現金流也不太穩定,這可能影響資產證券化產品的信用評級、定價乃至發行。

韓志峰還稱,盡管PPP項目資產證券化工作取得了良好開端,但目前大陸PPP項目資產證券化尚處於起步階段,還存在一些突出的問題和障礙,比如PPP項目整體收益率不高,影響ABS投資者的積極性;又如二級市場不健全,流動性較差等。

根據《財經》雜誌之前報導,首批四單PPP資產證券化產品的利率都偏低。接受採訪的業內人士稱,相比ABS產品,同類替代產品如企業債、公司債等產品的利率價格對於投資者更有吸引力。

PPP項目資產證券化產品整體收益率,是買賣雙方在博弈下達成的均衡。發行PPPABS產品利率偏低,部分是因為PPP資產證券化產品發起方,之前在資金面較松的環境下獲得的銀行融資利率較低,如今發行PPP資產證券化產品價格必定不能高於銀行融資的利率價格,因此限制了PPP資產證券化產品的利率水平。(詳見《財經》雜誌2017年第9期,《PPP資產證券化試水》)

PPP資產證券化作為一個新的概念和產品,市場上關於它的討論很熱烈,但認識不完全一致。市場上有一種觀點認為,PPP項目資產證券化後,社會資本方將做到股權退出,並向新的投資者轉移經營責任。韓志峰提醒到,這是對PPP項目資產證券化的誤解。

他解釋稱,資產證券化確實為PPP項目退出提供了一種管道,但社會資本方退出的是資金,而非股權。推廣PPP模式的初衷,是通過競爭方式選擇合格的社會資本方,發揮其在項目建設、經營等方面的綜合優勢,進而通過長期經營提升公共產品供給能力和效率。因此,在PPP項目資產證券化中,社會資本方必須履行PPP合同規定的各項承諾和義務,不能借資產證券化向外轉移項目經營責任。

做到了良好開端,也面臨著不可忽視的問題,韓志峰對《財經》記者稱,下一步,發改委將與中國證監會及上海證券交易所、深圳證券交易所、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等單位繼續加強合作,健全相關工作機制,完善制度設計,有效解決各種疑難問題,積極推進符合條件的PPP項目通過資產證券化方式做到市場化融資,提高資金使用效率,更好地支持基礎設施建設。

來源:《財經》雜誌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