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服第一VN秀極限操作,1V5拿下5殺!

微信號:每日英雄聯盟資訊

微信號:lol-zixun

深夜,一間破落的筒子樓的單間租房內。

夏新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腦,手指在滑鼠上快速的擊打著。電腦上顯示著的是目前國內最火的競技網遊,英雄聯盟!

此時人頭比是15:30,兩路高地被破,只能守在大水晶的的雙牙下面,苦苦支撐。

不過看來也已經到頭了。

夏新使用的是暗夜獵手,意識極好的他用占卜寶珠一照,看到對方已經開始拿本局的第2條大龍了。

看隊友蠢蠢欲動的要出去,夏新在鍵盤上敲出了一句,「放了吧,正常打團我們沒有勝算,我雙招都還沒好。」

對面的陣容很好,上單熔巖,中單卡牌,打野酒桶,輔助泰坦,ad男槍,有爆發,有控,有輸出,再加上經濟優勢,3個前排各個肉成一座山了

反觀我方,上單奧拉夫,中單劫,打野獅子狗,輔助琴女,ad薇恩

用李連傑的話說,「一個能扛(打)的都沒有」。

而且還是菜刀隊。

不管是劫,奧拉夫,還是獅子狗,對肉成一座山的石頭,跟酒桶是沒半點想法的,哪怕泰坦,都已經切不動了。

至於兩個後排,想切?行,先越過這三座大山再說。

這仿佛是場選入開始就已經注定悲劇的一場戰鬥,不得不說能撐到35分鐘已經是個奇跡了。

對面打團的方式很簡單,無腦切死夏新的薇恩就行了,剩下的在他們眼中都廢物。

至於怎麼切,那簡直可以列出一千零一種死法,泰坦的指定硬控大,石頭的團控大,酒桶的分割陣型團控大,金身卡牌直接飛他旁邊,男槍甚至直接遠程大都能要了他半管血。

不過對方現在優勢巨大,也懶得切他了,卡牌看他們要出家門,很囂張的直接說了句,「誰來誰死。」

這話其實沒誇大,符合了良言逆耳的宗旨。

我方5個人,任何一個人,團戰只要敢上去,1秒鐘就死。

夏新一開始打了句,叫上單奧拉夫出點肉裝,扛一下,直接被罵了句,「煞筆,20分鐘0杠5的ad有資格說話?我出肉,你能輸出?

夏新便保持了一整局沒再說半個字,他向來懶得跟人說話,尤其是噴子

只是這次其他幾人準備出去打大龍團,他逼不得已才再次說了句,「守著打吧,有機會的。」

後一句話他沒說,薇恩,是能創造奇跡的英雄

現在的局勢守塔還能掙扎下,出去團,那跟廁所裡點燈,找死沒兩樣。

但是隊友哪裡會聽,奧拉夫脾氣比較沖,直接罵了句,「還守個屁,2路被破,他們拿下大龍,帶大龍buff推上路,你能守?三路超級兵,還打毛,笨蛋。」

獅子狗也說道,「就是,出去拼了,成敗也就一波,比等死強,就你這意識也想上王者,回家養豬吧。」

劫冷淡的說了句,「負戰績的不要說話,跟團好好混分,OK?全場9個王者,就你一個大師,你有資格說話,35分鐘0殺5死,0杠5,我們懂,大師可能都是代練上來的吧。」

沒錯,夏新現在在打的段位,是LOL最高段位,電信一區,艾歐尼亞的最強王者段位。

夏新看了看總共15個人頭,自己13個助攻,百分之90的參戰率,也不想多說了,人頭都被你們搶了,非要拿人頭來算實力?

兩方交火,幾乎沒有任何的懸念,對方打龍到一半,看到我方5人沖了過去,熔巖巨獸不慌不忙的轉頭一個大,「勢不可擋」,直接震起2個人。

畢竟王者,劫瞬間開啟了大招,「禁奧義!瞬獄影殺陣」躲過了這一擊,但並沒有卵用。

對方立即一擁而上,把最前排的奧拉夫,跟隱身暴露在真眼下的獅子狗給叉叉哦哦了,倆人瞬間消失在了茫茫人群之中,當然,劫也就比他倆多撐了1秒而已,緊接著是嬌滴滴的大波妹琴女,也無力的倒在了幾個粗魯的男人的腳下,受盡蹂躪。

螢幕上出現了男槍四殺的鮮紅大字。

男槍四下環顧,還有個人呢,我的5殺呢?

5殺乖乖~~你快出來~~快點出來~~把門兒開開~~

小地圖一看,靠,薇恩怎麼在中路帶兵線,說好的團戰呢,他怎麼沒來,還講不講義氣了?

「追,5殺。」

隊友很有默契,幾人半血龍也不打了,也懶得去拆水晶了,輔助泰坦加速球一開,5人呼喊著,「殺啊」,呼啦一下直奔中路而去。

其做到在5人直接殺上高地,就拿下這局了,但……誰在乎呢,這麼大的優勢,還需要在乎這些?

夏新這邊也很配合的點出了投降按鍵,3個人都點了綠色的投降鍵,就差關鍵性決定的一票了。

奧拉夫並沒有點,他氣不過的在罵,「沙比ad,你搞毛,叫你打團,你去收兵?」

「聽的懂人話嗎?廢物?」

事實上上夏新一看石頭大起前排兩個,就知道完了,這才直接調頭去收兵的,以他們現在的情況,兩人必須靠硬實力躲過這個大才有團戰的可能。

眼看團滅他心想把線推上高地,也許能拖延下他們點時間。

哪怕界面上出現了投降的按鍵,他也沒多看一眼。

夏新一貫的宗旨是:世界未亡,死不投降

事實上回頭推兵線這其實是目前最正確的一個決定,但要看是誰做,如果是一個戰績不錯的人做,別人自然不敢多說,可要是個戰績0杠5的,那做什麼都是錯。

哪怕15人頭,他有13點助攻,百分之90的參戰率,哪怕對面5人盯著你殺,哪怕我方只有一個輔助會保你,而且還出現了幾次重大失誤,害死了他。

這些……並沒有人在乎,他們看的只是戰績而已,用人頭說話。

幾人的爆發,在沒裝備的前提下,夏新真搶不過他們人頭。

劫說,「看戰績也知道,一準白銀狗,代練上來的貨色,沒點意識。」

獅子狗說,「就是,要不是這垃圾ad,這把早贏了,出去舉報他。」

奧拉夫說,「你菜不可怕,可怕的是你還不聽指揮,好好去玩你的白銀分段,OK?垃圾玩意。

「……」

倒是輔助小聲的說了句,「ad其實厲害的,是我害的他,幾次大空了,我真不會輔助,我是玩ad的。」

但被幾人選擇性無視了,比賽其實已經結束了,現在是分鍋大會,毋庸置疑,這把是ad的鍋,反正跟他們自己是沒關係的。

夏新現在並沒有關注螢幕上的打字,心念急轉著,計算著各個英雄的技能。

石頭,男槍沒大,酒桶泰坦卡牌有大,閃現,剛剛誰用了來著?泰坦點燃也還在,自己閃現治療都在。

這波……也許能打!

看到如狼似虎沖過來的5人,夏新沿著河道往小龍的方向跑去,頭上突然出現一只眼睛。是卡牌的大招,命運。

身邊近在咫尺的距離出現了個卡牌落地的標誌。

躲無可躲。

在小龍門前草叢處,「鏗」的一聲,黃牌毫無花巧的打在了夏新身上,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緊接著一張萬能牌從他身上穿過。

血條瞬間少了一半。

2秒眩暈時間也夠後面的人追上了,但夏新並沒急著跑,走砍,一步,一刀,走一步轉頭一刀,兩下就點掉了卡牌一半血

卡牌有些發愣,這種逆風局,這薇恩輸出怎麼還是這麼高,算了,反正結局是注定的。

看到夏新A出了第三下,那箭已經飛在了半空,卡牌這才開啟了金身,多浪費了夏新的一擊,這就是王者對於細節的把握

卡牌也愜意的在螢幕上打出了「88」兩個字,他的處理很完美,拖到了最後1秒,才開金身,拖延住了薇恩,讓後面的人追上來了,

而我方這邊已經吵起來了,「點啊,還不點幹什麼,等著送5殺嗎?麻痹,還有誰沒點?」

「快點啊,投了啊,趕著睡覺呢。」

「垃圾ad,別讓我看見你,見你一次,掛你一次。」

就卡牌暈眩,加上薇恩走砍的這幾秒時間,已經讓後面的人追上了。

現在的情況是我方ad,敵方5人,血量大多在一半到4分之三左右。

夏新全副精神都在遊戲上了,緊張的連呼吸都忘了。

薇恩又往前跑出了兩步,後面的人已經等不及了,泰坦閃現過來,一個大招,「深海衝擊」,一束衝擊波沿著土裡,指定著他一路打來。

躲不掉的技能,又是個指定控。

薇恩只能盡量往前滾了下,滾進了草叢,與此深海衝擊打在了他的身上,把他打飛,擊暈了2秒。

這裡有個細節,就是進草叢。

這草叢不大,可也不小夠2個身位了。

與此同時,卡牌的大招時間到了,泰坦也丟出了Q技能,「疏通航道」,一個盲溝的鉤子拋了過去,拋到了草叢正中間。

但是預料之中應該被他勾過來的人並沒有出現,他驚訝的發現自己居然勾空了。

因為薇恩並沒有滾在草叢中間,他滾在邊緣的地方,讓人看不到,也鉤不到。

這是個很好的細節,躲過了這致命一勾,勾中必死。

但……這並不影響5人慘無人道的蹂躪他。

要說後期薇恩最不想碰到的adc之中,男槍絕對名列前茅。

為什麼?

貼身上來一個Q,就是1000血,要是有個大,他甚至不用多A你一下,就能踩著你的屍體回城。

男槍罵了句,「真他嗎的能跑,不知道5殺還能不能接上,操你嗎,叫你跑。

男槍一馬當先沖了過來,一個E技能,快速拔槍向前沖刺了一段距離,然後金光一閃,閃現,瞬間拉近了大半個螢幕的距離。

跟拼命向前跑的夏新瞬間貼身了。

「哈哈,死吧,700血,還不夠我一個Q。」

男槍狂笑一聲,「大號鉛彈」,Q技能夾雜死亡的風聲破槍而出。……

(下章最精彩的VN個人1V5殺,想學習操作的,請點「閱讀原文」繼續)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