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打Faker後,「上分婊」竟想跟我…

微信號:遊迅網

微信號:yxdown-com

11月25日,這注定是一個不平凡的日子。

因為,這是英雄聯盟S4結算的最後一天,無論國服還是韓服甚至是北美服務器,都在進行著慘烈的廝殺,玩家們不為其他,只為在這最後的時刻證明自己!

「現在時間是11點25分,如果在接下來的35分鐘內韓服最高分的幾個玩家沒有匹配到一起的的話,那麼第一就確認下來了,Faker大魔王將成為S4的第一名。不過目前排名來看,Faker是最高分,1326分,而在他下面的那個kiki520只差他11分,追的很緊。而這些人,現在還在列隊中。所以,韓服第一的榮譽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國內最大的直播平台「鬥魚「上,一個名叫「OB胖胖「的主播對數十萬粉絲說道。

所有人都在翹首以盼,期望在這最後的幾十分鐘內,韓服的排名能產生一些變化,雖然Faker大魔王在國內的人氣非常高,但如果這些高分玩家能排到一起,肯定是異常精彩的一局對戰!

「這個kiki520是誰啊?某個職業玩家?「有觀眾問道。

「不知道呢,從以往的直播來看,這個人排位基本沒開過口,打的位置也很雜,幾乎什麼位置都打,從來不要位置。也不知道是哪個國家玩家的。「

「如果是我們中國人就好了,哈哈,中國人拿了韓服的第一,想想都覺得激動人心呢。「

「不可能吧,客觀的平心而論,國內的水平相較於韓國來說還是要差上不少的,即便是廠長,現在也才韓服第七而已。我不認為有中國玩家能拿下韓服第一,撼動大魔王的位置。「

觀眾們議論紛紛。

「胖胖,你猜這個kiki520會不會是中國人?「忽然,有觀眾問道。

「不知道。「胖胖主播說道,「這個玩家我注意很久了,他無論跟哪個職業選手對線,都從來沒有崩過,而且打團與補發育的能力極強,幾乎是一個全能型的選手。我倒是希望他是國人,只不過這種概率太小了……而且,韓服第一不是沒有中國人上過,但在賽季末最後一天中國人登頂韓服第一的情況,還真沒出現過。「

胖胖話音剛落,OB的網頁忽然有了變化,Faker的狀態從列隊中變成了遊戲中!

「開了!「所有人都是精神一震!

現在時間是晚上11點52分,也就是說,只要在凌晨一點半之前結束這局遊戲,結果都是有效的,這將決定韓服第一是誰!

到底是眾望所歸的Faker大魔王呢,還是其他的韓服路人王?

由於是OB視角,故而是有遊戲延遲的,是看不到遊戲BANPICK過程的,只能直接進入遊戲階段。

「咦!這把有意思了,Faker跟這個kiki520匹配到了對立方,也就是說,這場遊戲是韓服第一之爭!「胖胖忽然發出興奮的驚叫,「Faker居然拿出了中單銳雯!而那個kiki520用的是影流之主劫!「

「這個kiki520真是不知死活啊,居然敢在Faker面前玩劫,他不知道Faker是火影級別的劫麼……「

「而且,Faker的銳雯也是強的不行,曾經在比賽上可是大放異彩過,震驚世界。看來韓服第一沒有懸念了。「

眾所周知,銳雯在所有AD刺客裡面無論是爆發還是線上能力,都是頂尖的,哪怕是劫或者亞索,都沒辦法跟銳雯媲美。而這局,Faker拿出中單銳雯,顯然就是Counter Pick(針對選人)。

果然,如眾多人預想的那樣,在Faker的銳雯面前,kiki520的劫前期只能猥瑣補刀,那些遠程殘血小兵也只能丟丟手裡劍(Q技能,影奧義!諸刃)來補刀。

而Faker的銳雯打的非常兇,三級的時候就開始越兵線壓制,甚至在剛到2級的瞬間,還將一套完整的QA打出,直接將劫打殘,差點直接將劫送會泉水,好在這個劫交了一個閃現回到塔下,這才免於一死。

面對這種激進的打法,kiki520的劫看上去有些苦不堪言,根本不敢對拼,甚至連刀都不敢上去補。

「不考慮打野的因素,你們猜Faker幾級單殺這個劫?「

看到這個局面,觀眾裡有人刷彈幕了。

「我猜3級。「

「我猜6級吧,畢竟現在這個劫已經學會了猥瑣,不上來補刀了,而Faker手裡還捏著一個閃現,到6完全可以一套秒殺。「

……

胖胖將視角鎖定在Faker身上,而劫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螢幕裡,不過從地圖上來看,那個劫已經走到了野區,看位置是在打F4。

「這個劫很聰明啊,刀不補了,就站在遠處吃經驗,兵線被控住了就去打野怪,經驗也沒落下。「胖胖說道。

「這樣沒用啊,現在他才補13個刀,Faker都28個刀了,足足壓他一倍多呢,即便線上沒被單殺,等下經濟也差得遠了,裝備不可能比得過Faker。這還用玩?「

「他們打野怎麼不來幫他?「

「怎麼幫?他們打野是個雪人,根本沒什麼傷害,配合劫怎麼殺死一個四段位移還有閃現在手的銳雯?「

「雪人的ID好熟悉啊。「

「這雪人是Apdo,也就是路人王Dopa的小號。「

就在眾人議論的時候,劫忽然用出影分身,同時丟出手裡劍,E技能旋轉一圈,打中了Faker的同時還清了幾個殘血小兵。

「他要慘了……「

果然,就在劫用出這三個技能的瞬間,銳雯忽然E技能用出,勇往直前!

一個護盾出現在銳雯身上,幾乎是在突進的瞬間,嗤的一聲,手裡的斷劍忽然綻放出耀眼的光華,變得極長!

一段折翼之舞斬出,連續兩段突進,且取消了R技能的大招後搖,技能完美銜接,沒有任何停頓!

這一系列的操作,堪稱銳雯教科書式的操作!

「哇!這劫要死了!「

可以預想,為了補幾個刀順便消耗一波銳雯而交出了QWE三個技能的劫,在面對銳雯到6的這一波,肯定會含恨而死!

果然,銳雯二段折翼之舞瞬間貼近了劫,同時一刀斬在劫的身上,一個大大的紅色235的數字飄了出來。

幾乎在這一刀斬出的同時,Faker的銳雯第三段折翼之舞已經用出,身軀凌空躍起,手裡的閃耀著耀眼金芒的大刀狠狠斬落!

速度快到了極致,傳說中的光速QA,在Faker的手中施展出來,將絢麗而兇猛的概念體現到了極致!

如果此時這個劫接下第三段折翼之舞,身體將會被震飛,同時還將承受無情的一刀,以及震魂怒吼的暈眩,最後收割掉他一血的放逐之鋒!

銳雯的R技能放逐之鋒是有斬殺效果的,而劫現在的血量,絕對達到了斬殺線!

但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這個沒有閃現的劫必死無疑的時候,異變突生!

只見劫的身影忽然原地消失了!

而銳雯在斬下來的瞬間,用了W技能震魂怒吼以及放逐之鋒,全部落空了……

原來那個劫突然激活了二段W,身體忽然與影子交換,同時一刀補在了一個殘血炮車上,身上冒出一陣白光,到6了!

「呵呵呵……「

在瞬間,所有人忽然聽到一陣低沉而猖狂的笑聲,這是影流之主劫開大招的聲音!

【禁奧義!瞬獄影殺陣!】

只見螢幕裡,劫忽然潛入暗影之中,而後,幾道黑影穿梭交錯飛向Faker那兩個技能全部落空的銳雯身上。

E技能【影奧義!鬼斬!】

兩個模仿影子以及劫的本尊同時手裡的刺刃一陣旋轉,三個鮮紅的數字從銳雯身上冒起!

Q技能【影奧義!諸刃!】

三道手裡劍從前後兩個方位同時襲來,無一落空!

嗤嗤嗤!

三聲爆響!銳雯的血量頓時下去半管!

同時,銳雯的頭頂忽然出現點燃的燃燒標誌。

「他要反殺!「

「臥槽!這人好牛逼啊!瞬間到6瞬間反攻!「

「好精確的算計啊!「

「難道Faker大魔王要被絲血的劫秀死?!就差一刀啊!「

一群觀眾震驚無比!

螢幕裡,銳雯忽然閃現,一刀普攻斬出,只要砍出去這一刀,就是一換一!

然而就在銳雯這一刀砍出的瞬間,劫的身影再次消失,回到了銳雯原先所在的位置!

很顯然,劫再次激活了R技能的第二段,與模仿影子交換了位置!

銳雯閃現的一刀終究是落空了……

這是赤裸裸的秀!

一秒過後,啪!

死亡印記仿佛定時炸彈一般爆炸,加上點燃的傷害,銳雯發出一聲慘叫,最後的一絲血量瞬間清空,含恨倒地……

「First blood!「

在系統的提示音中,所有人目瞪口呆。

「擦!這人是誰……居然秀死了大魔王Faker!「

「這畫面太美,我不敢直視。「

「他是怎麼做到的?「

「這人絕逼是個大神啊!「胖胖哀嚎大叫。「秀了無數人的Faker,陰溝裡翻船居然被人秀了一臉……「

……

出乎所有人的預料,接下來的局勢幾乎是一面倒,kiki520的紫色方三路開花,Faker這邊卻是三路劣勢,節節敗退。

「Faker的第一名不保啊!「

「這個kiki520到底是何方神聖啊?「

無數人納悶。

但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局勢忽然急轉直下,有眼尖的人忽然看到打野努努忽然賣掉了所有裝備,買了六本殺人書,同時在公屏裡打出了一行字,然後開始瘋狂送人頭!

立刻就有懂韓語的水友翻譯出了努努這句話——「韓服的第一,只能是韓國人!「

一石激起千層浪,直播室裡一片嘩然。

「難道這個kiki520不是韓國人?「

「那他是哪國人?「

「棒子要演了!這個雪人真他媽垃圾!輸不起?雖然我是Faker粉絲,但用這種方式得來的第一,我相信Faker也不會高興!「

「就是!他媽的,棒子真不講究!「

「心疼蝸殼……「

然後,就看見影流之主回城了,把所有裝備都賣掉了,打出了兩個字母:「SB。「

「A summoner has disconnected。「

劫,退出了遊戲。

杭城某網吧內,王佑獨自坐在角落裡,雖然忙活了一天,體力有點疲憊,但精神卻是非常振奮。

無它,因為短短一個月時間,他便在英雄聯盟韓國服務器單排上了王者第二!

RANK值1352點!

即便是那些譽滿全球,名傳整個LOL界的職業選手都在他之下。恐怕誰也無法想到,一個僅僅十六歲的普通少年能夠做到這一切。

「唉,雖然是第二,但也不錯了。今天是她生日,我要給她一個驚喜。或許在她看來我只是開了一個玩笑吧,不知道當她看到我真的做到了之後,會有什麼反應呢?嗯,現在是凌晨一點半,我要第一個祝福她……「王佑期待的想著。

王佑一邊這樣想著,一邊心滿意足的截了一個圖,剛打開QQ,卻沒想到他要找的人居然提前一步發來了消息。

嘀嘀嘀。

真是巧了,難道這就是戀人之間的心有靈犀麼?

王佑會心一笑,彈出窗口,隨手打出生日祝福以及那張段位截圖,但在他剛要發過去時,眼神卻看見那條發過來的消息,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了,手也微微顫抖起來。

「王佑,我們分手吧。「

王佑顫抖著手刪掉了那句祝福以及截圖,良久之後,強忍著心痛與迷惘打出了三個字,「為什麼?「

「因為我們不合適。「

回答簡潔,透著冷酷無情,似乎全然沒有顧及這一年來的感情。

「為什麼?「王佑不甘心的繼續追問。

「我不是說了麼,我們不合適,就這麼簡單!「

「我不信!!!「

「好吧,那我實話告訴你,你聽好了,我根本看不上一個只會玩遊戲的屌絲。而且,你英雄聯盟還玩的那麼爛,聽小倩說,你玩英雄聯盟都有兩年了吧,在國服才黃銅段位吧?你知道杭大的謝遠已經上了國服王者了麼,據說已經被國內知名戰隊拉攏了呢。「

「沒錯,大陸服的確才黃銅,但我在韓服……「王佑剛打出一行字還沒發出去,那邊就回復了——

「上次你說你在打韓服,呵呵,以你的技術還去韓服玩?王佑,我勸你一句,別再浪費青春了。與謝遠相比,你實在是差的太遠了,他都已經可以靠這個賺錢了,而你,到現在連上網的網費都是靠父母給。「

「不過我不是一個不念舊情的人,我知道你雖然技術很爛,但卻很喜歡這款遊戲,所以我跟謝遠提過你,如果你願意的話,我會讓他指點一下你,王者親自指點的機會可不多,如果你願意的話,下個月26號下午來網蟲網咖。「

這是最後一句回復,令王佑啞口無言。而後對方的頭像便暗了下來,分明是下線了。

王佑自嘲一笑,回復了一句:「生日快樂。「

失望,心痛,複雜的心情百味陳雜,王佑關掉了英雄聯盟,失魂落魄的坐在那裡,怔怔的看著聊天窗口。

突然,王佑眼角餘光一瞥,發現對方的QQ動態有更新,上面有一句話。

「生日剛到,親愛的就找我雙排,有大腿的感覺真不錯呢,順便提一句,親愛噠送的禮物我很喜歡,嘻嘻~麼麼噠~「

王佑點進去一看,就是今天凌晨十二點過後更新的,也才過去不到一個小時而已。

幾張照片映入眼簾,一個是戰績截圖,34殺0死的德萊文傲視全場,16分鐘6神裝,20層殺人劍,不出意外的話這肯定是一場慘無人道的虐泉屠殺。

在這張截圖裡,王佑也看見了她的ID,七月的雪花,玩的是輔助星媽,亦是殺人書20層,各種AP裝。

下面的戰績也是一頁綠,顯然,在王佑拼命衝擊韓服第一只為給她一個驚喜的這一夜,她也在玩,且是跟一個大腿級玩家雙排。

這不得不說,是一種極大的諷刺。

而在後面,還有兩張照片,照片上是一個大約十七八歲的少年,神態桀驁的摟著她,擺著秀恩愛的動作。

最後一張照片是一個華美的禮物盒,裡面盛著一瓶香水,品牌名字王佑雖然不認識,但卻不妨礙從華麗的包裝就能估測出這瓶香水的昂貴價值。

這個少年王佑認識,或者說在江城玩LOL的人沒幾個不認識的,因為他就是謝遠,杭大LOL第一人,最高的時候打到過國服前100,在線下賽有過很不錯的戰績,據說還自己組建了一只戰隊,稱霸杭大。

此時,王佑終於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後果,也終於明白為什麼剛才她反復幾次提到「謝遠「這個名字。

原來所謂的看不上自己,只不過是嫌自己段位低,或者說,嫌自己能力達不到她的標準。

心底說不憤怒是假的,畢竟沒有哪個人會在被女友背叛還奚落了一番後無動於衷的,是個男人都無法接受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尤其她給出的分手理由還如此可笑。

「上分婊。「王佑嘲諷的笑了笑,關掉英雄聯盟,點了下機。

王佑剛一起身,轉身卻發現一個窈窕的身姿站在自己身後。

這是一個與自己年紀相當的少女,身材玲瓏飽滿,五官精致,一頭瀑發披肩,尤其是那雙修長的長腿被黑絲包裹著,有種別樣的誘惑力。整個人洋溢著一種青春無敵的氣息。這絕對是校花級的女生。只不過王佑現在實在是沒什麼心情去欣賞了。

這個少女正用一種欲言又止的表情看著王佑。

王佑愣了一下,剛才自己失神了很久,身後站著一個人都沒有發現。這個女生雖然漂亮,但王佑很確定,自己並不認識她。

「你有什麼事麼?「王佑心情很低落,語氣自然不是很好。

「……「黑絲女生一臉猶豫。

王佑見她不回答,側身便要走出網吧。

黑絲女生頓時急了,連忙趕上來,咬著紅唇低聲說道,「你可以幫我一個忙麼?「

「不好意思,我沒錢。「王佑很乾脆的將兩邊的褲兜都拉了出來。

「不是這樣的,我剛才看你玩英雄聯盟似乎很厲害,而現在網吧除了你也沒別的人了……「黑絲女生怯弱的道,「所以……你只需要幫我打一場比賽就行了。「

「比賽?「王佑搖了搖頭,「沒興趣。「

「我可以給你報酬。「黑絲女生連忙道。

王佑依舊搖頭。對他而言,這不僅是一款遊戲,更是一種信仰,而信仰,是不能用金錢來衡量的。這也是他拒絕那麼多能依靠這款遊戲賺錢的路子的原因。

「你這人怎麼這麼絕情啊。「黑絲女生急的俏臉通紅。

在以往,哪個男生不是把自己當成女神一樣對待,哪怕是她想要天上的星星,恐怕那些排著隊想跟自己約會的男生都會想辦法去摘下來吧,可偏偏是這個看起來很普通的男生,卻不買自己帳!

「誒喲,邱依,這就是你找的幫手?「忽然,一個輕佻且囂張的聲音傳了過來。「看起來不怎麼樣嘛!「

只見幾個將頭髮染的花花綠綠卻穿著校服的男生走了過來,為首的那個走過來後,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黑絲女生身邊的王佑,抽了一口煙後,不屑的道,「小子,這事情你確定要插一手?「

「我們揚哥想要的馬子也是你能染指的?「在他身後,一個流裡流氣的男生惡狠狠的說道。

「不要誤會,我並不認識她。「王佑搖頭道,說完雙手插兜轉身離開。

看見這個情況,那幾個混混學生都是一愣,一臉錯愕的看著王佑的背影,又看了看都要急哭了的黑絲女生。

雖然不明白什麼情況,但是既然沒人來阻止那就省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為首的那個混混學生看著名叫「邱依「的黑絲女生,笑著說道,「邱依學妹,就二中那幫廢物,幾千個人裡面也挑不出一個黃金選手,你弟弟自不量力要跟我SOLO輸了,籌碼就是你做我呂飛揚的馬子。你不答應也可以,不過你就不擔心你弟弟?「

「你們欺負一個黃銅5的新手有意思麼?「邱依氣憤的說道。

「那我不管,誰讓你弟弟自己找上門來?「呂飛揚笑嘻嘻的道。「而且做我馬子也不虧啊,我可以帶你雙排上分呢。黃銅段位,包贏!「

「黃銅可不都是菜雞,菜的要死。揚哥去打那個段位,絕對碾壓。「

「就是就是。「

一群人附和,呂飛揚一臉的傲然。

邱依心急如焚,她大可以不理會這群人,但是她弟弟卻少不了往後一系列的麻煩。

剛走出去沒兩步的王佑忽然腳步頓住了,轉身又走了回來。

見王佑又扭頭回來了,眾人皆是一臉茫然,唯獨邱依似乎看到了希望。

「你剛才說會給我報酬?「王佑看著邱依問道,同時上上下下審視了一番邱依,嗯,如果是十分制的話,無論身材還是容貌,她起碼能打個七分。

見王佑用一種古怪的神色在打量自己,邱依不由心生不安,但還是點了點頭,因為她別無選擇,「一百塊,SOLO一把,只要你能贏。「

「小子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吧!「呂飛揚有一種被戲弄的感覺,不由惡狠狠的道,「你知道我是誰麼?「

「我知道啊,你不是黃金的大手子麼。「王佑笑著回了一句,然後看像黑絲女生,搖了搖頭道,「一百塊太少了,這樣吧,如果我贏了,你做我一個月馬子,你看如何?相比較起他……「

王佑說著指了指一臉兇相的呂飛揚,繼續道,「我還是要強上不少吧!「

「做你一個月馬子?「邱依一愣,她萬萬沒想到,這個看起來清秀無害的男生,居然會提出這樣一個條件。

不過……邱依看了看呂飛揚,又看了看王佑,似乎的確要強不少呢……

自己在想什麼呢……邱依暗暗臉紅了一下。

「你放心,只是名義上的馬子,我不會對你做什麼,你想的那些,我都不會。「王佑說道。

畢竟,一個月後,自己還有一件事情要幹呢,總不能輸的那樣一敗塗地吧?

「好。「邱依最終還是答應了下來。

媽的,你哪裡比老子強了?

「小子,你什麼段位的?「呂飛揚無比憤怒的問道。

王佑笑著道,「區區不才,就是你口中的菜雞:英勇黃銅。「

王佑一報出自己的段位,立刻引來這些混混的一片嘲笑聲。

「這黃銅的菜雞好囂張啊,居然不知死活的想跟揚哥SOLO,他不是不知道黃金的厲害吧?「

「可能是腦子進水了吧。「

「我看他就是個腦殘。「

「你一個黃銅的垃圾也敢跟我嗶嗶?「呂飛揚笑了,滿臉的不屑。「你哪個區的?「

王佑想了想半天,才回答道,「暗影島的。「

之所以要想一想是因為王佑已經很久沒在國服玩過了,初次接觸英雄聯盟的時候那時暗影島就是推薦大區,所以王佑選擇了暗影島。

不過後來,王佑玩了幾個月後實在是有點受不了國服惡劣的遊戲環境,噴人,掛機,各種奇葩,實在是讓王佑非常蛋疼。所以退出了國服。

美服他也有玩,只不過延遲太嚴重,再考慮到韓服整體水平遠超其他服務器,最後還是選擇了韓服。

從那以後,他就再沒有玩過國服的那個號,所以對以前那個區的名字有點模糊了。

「哈哈,原來是個郊區的黃銅菜雞。「一群人紛紛嘲諷起來,「暗影島是電幾來著?我都不知道呢!「

「到底打不打?「王佑對這群優越狗有些不耐煩了。

國服的環境王佑不是不清楚,電一艾歐尼亞的整體水平的確比其他的區要高一些,而衡量一個玩家的水準一般都會用一區的段位來做標準。

正因如此,所以電一的玩家在面對其他區的玩家都會有一種優越感。

值得一提的是,網上衍生出很多笑話來黑這些優越狗,例如「一區蛤蟆相當其他區大龍「,「一區小兵自帶無盡之刃「,「一區多蘭劍相當於郊區飲血劍「,「一區打野都是大龍起手「等等……

「打,為什麼不打。我呂飛揚說到做到,我說過,給邱依一個找幫手的機會,既然你有勇氣跳出來,我不介意打你的臉。「呂飛揚嘿嘿笑道,「讓你知道黃銅跟黃金的差距。「

說完,呂飛揚走到吧台刷了一下卡。一群人抱著膀子冷笑看著王佑。

王佑面無表情,把手伸向黑絲女生。

黑絲女生一臉茫然的看著王佑。

王佑沒好氣的說道,「我幫你忙,你起碼要包網費吧?「

王佑家境很普通,說好聽點他家是個個體經營戶,但直白了說,他家只是開了一個賣奶茶零食的小賣部而已。

也正如前女友所說的那樣,他現在連上網的錢都是父母給的生活費,他就是一個普通的學生黨。

而這件事情純屬意外,他當然不會用自己的錢來幫別人辦事,畢竟,能省就省嘛。

「哦!哦哦。用我的卡。「邱依恍然初醒,連忙跑去刷卡。

刷完了卡回來後,邱依擔憂的問道,「你真的能贏他?「

雖然王佑從始至終都是一副淡然自若的樣子,但她剛才可是聽到王佑承認自己只是黃銅段位,那跟自己那個不成器的弟弟不是一個段位麼?

而呂飛揚可是一區的黃金啊……這差距,似乎有點大……

此刻,邱依心裡隱隱有些後悔。但還有什麼辦法呢?

「SOLO的規矩你知道吧?「刷完卡後,呂飛揚打開了一台機器,斜乜了一眼王佑。

王佑也開了一台機器,坐在呂飛揚對面,「不知道,我從來沒跟人SOLO過。「

這是實話,因為王佑很不屑於跟人SOLO。

SOLO?這不是小學生才乾的事情麼?這遊戲終究是個團隊遊戲,考驗的是五個人的配合。

SOLO贏了又能說明什麼?最多,也只能證明,你對英雄的操作以及熟練度比對方高而已,除此之外,再沒有任何意義。畢竟,只要是玩過這遊戲的人都遇到過自己打爆了對面,但最後還是免不了輸掉比賽的情況。

「你連SOLO是什麼都不知道?你居然就敢跳出來英雄救美?「呂飛揚嗤笑道。

聽到這裡,邱依心都涼了。

他連SOLO的規則都不知道……天吶,自己到底找了個什麼幫手啊!

果然病急投醫是不可取的啊。邱依捏著衣角,真想勸王佑不要逞強了,免得自己跟他都沒有退路。

「SOLO有三個方式,一個是一血,一個是三血兩塔,一個是直到推爆對面水晶。「呂飛揚的一個跟班冷笑著為王佑普及了一番知識,「SOLO的規矩都不懂,我真懷疑你個垃圾玩沒玩過英雄聯盟。「

「那就一血決勝負吧。「王佑想了想道,「我很趕時間。「

「我也很趕時間,電影票我都買好了。「呂飛揚看著邱依,發出一陣猥瑣的笑聲。「邱依學妹,希望待會兒你可不要再耍賴了哦。「

「呂飛揚,能借個一區的號給我麼?「王佑苦笑說道。

正悠然自得翹著二郎腿喝著可樂的呂飛揚差點沒被嗆死,「你他媽敢叫我呂飛揚?!「

撲哧。邱依也被逗笑了。

「叫揚哥!「呂飛揚的狗腿子指著王佑的鼻子喝道,「呂飛揚也是你能叫的?信不信打死你?「

「行了行了,孟平,你把你的號借給他。「呂飛揚顯然也很趕時間,制止了跟班後說道。

「哼,算你走運,揚哥不跟你計較。「那個囂張至極的跟班悻悻然罵了一句後,極為不情願的為王佑登上了他的號。

登上去後,王佑掃了一眼ID:霸氣丿龍傲天

「這ID真霸氣。「王佑感嘆了一句。又點開個人資料一看,頓時神色變得古怪起來,英勇黃銅Ⅴ……

「別嗶嗶,趕緊的!「似乎是隱私被人窺探到有些不好意思,那個跟班催惱羞成怒的促道。

這些人都是什麼心態啊,一邊嘲諷別人段位低,一邊自己也不過是個黃銅選手,他自己口中的菜雞……

符文頁有6頁,其他的符文也是比較齊全,AD、AP這些常規的符文都有,另外還有一些冷卻縮減護甲穿透的倒也配有,英雄也有將近三十個,看樣子這號也花了一些心血。

「玩什麼英雄?我好配符文。「王佑說道。

「這菜雞逼倒是裝的挺嫻熟,你還會配符文?「一群人大笑。

王佑卻對這些嘲諷充耳不聞。

笑了一陣後,呂飛揚傲然道,「玩什麼英雄隨便你選,反正我什麼英雄都會。免得待會兒輸了你說我欺負你。「

王佑掃了掃已擁有的英雄,最後說道,「那就玩銳雯吧。「

這個選擇一說出來,立刻又是一陣哄堂大笑,「他居然要跟揚哥SOLO銳雯?哈哈!真是自己找死啊,不知道揚哥的銳雯是我們1中出了名的厲害麼,在1中誰敢跟揚哥SOLO銳雯?「

呂飛揚一臉傲然,點上了一根煙後,淡淡說道,「我勸你還是換一個英雄吧。「

「不用了,就銳雯吧,SOLO別的英雄也體現不出技術含量。「王佑說道。

這倒是實話,總不可能SOLO蓋倫吧?

一邊說著,王佑一邊將一頁符文清空了,然後熟練的把精華打上了三個攻擊力,紅色也全攻擊,黃色護甲,藍色打的全是固定冷卻的雕文。

「行,既然你自己找死,那也不能怪我。「呂飛揚冷笑。

「你這話已經說了好幾遍了。「王佑吐槽了一句。

呂飛揚忍著怒氣,哼了一聲,然後打開了自定義遊戲,選擇召喚師峽谷,邀請了加入遊戲。

王佑一看呂飛揚的ID:愛依依真是太好了。

「……「王佑神色古怪的看了一眼旁邊的邱依。

邱依也是一臉無語的表情,恨不得有個地洞給她鑽進去。

「這ID一個比一個霸道啊。「王佑感嘆。

「你再嗶嗶一句老子弄死你!「呂飛揚惱羞成怒的道。「趕緊選人!「

於是王佑不再多說,選擇了放逐之刃銳雯,點下了確認。

「揚哥教他做人!「

「揚哥虐爆他!「

「揚哥虐死這個垃圾!「

幾個跟班在為呂飛揚加油助威,一片恭維聲中,呂飛揚一副成竹在胸的表情,畢竟他那一百多場銳雯不是白玩的。

他的銳雯,傲視1中,自然自信。

進入到遊戲讀圖畫面的時候,王佑愣了一下,倒不是因為呂飛揚用了「冠軍之刃「的皮膚,而是看到了呂飛揚帶的召喚師技能居然是虛弱跟點燃……

而王佑帶的就是常規的點燃加閃現。

「你也太無恥了吧!「邱依看到之後不禁有些不忿的譴責道。「SOLO你還帶這兩個技能,這不公平!「

邱依雖然她自己還沒打過排位,但並不妨礙她知道呂飛揚帶的那兩個技能,在SOLO之中能發揮什麼效果。

「這有什麼不公平的?「呂飛揚嘿嘿笑道,「SOLO並沒有規定帶什麼召喚師技能。「

邱依氣的俏臉通紅,卻又找不到來反駁無恥的呂飛揚。是啊,畢竟SOLO規則內並不包含帶什麼召喚師技能,她還能怎樣呢?

而王佑則是一言不發。

遊戲開始了,王佑買了一把多蘭劍跟一瓶血藥,往線上走去。

「打哪條路?「呂飛揚嘿嘿問道。

「上路吧,畢竟銳雯通常是走上路的。「王佑說道。

「好。「呂飛揚買了一把長劍加三瓶血藥,然後往線上走去。

「揚哥,那小子多蘭劍出門。「跟班打著小報告,同時冷笑,「在揚哥面前玩銳雯就算了,居然還敢多蘭劍出門,自信過頭了吧?「

「放心,很快他就會清醒過來的。「呂飛揚彈掉煙灰。

點擊最下方【閱讀原文】,後續劇情高潮不斷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