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票跟著程序猿跑了怎麼辦?當然是選擇原諒她啊!

微信號:冷笑話

微信號:lengxiaohua2012

「咱們不合適,還是分手吧」

雄安新區安縣速八酒店的鐘點房裡,黃小芳妖嬈的坐在床上,冷不丁的說道。

窗外無痛人流的霓虹燈廣告映在她臉上,像是在說著一個不可描述的事實。

這是黃小芳第364次對張二狗說這句話,自從一年前張二狗辭去月入上千的逆豐快遞員工作,開始開發獨立遊戲以來,她每天都會跟張二狗說一次同樣的話。唯一沒說的那一天,是因為和前男友出去喝茶被吸管戳傷了喉嚨,說不出話來。

在黃小芳看來,開發遊戲是件吃力不討好的事:一群捨不得買阿迪王喝營養快線看葬愛家族演唱會的宅男,卻願意把多年積蓄花在這個鬼才知道能不能回本的項目上,還美其名曰「用愛開發」

「你要是用這些錢在雄安買房,我現在也算是帝都人了」黃小芳拿著樓下中介的名片,痛心疾首的對張二狗說道。

但黃小芳不知道的是,在遊戲開發的圈子裡,一直流傳著一個傳說,一個可以讓她成為王妃的傳說。

而今天,張二狗決定把這個傳說告訴黃小芳,好讓她知道自己是多麼的愛她。

據說在上古的開發圈,有一個叫作「極」的男人。

「極」所在的年代,是一個極其黑暗的年代。程序猿和策劃獅們拿著不知道轉過幾手的水果本,在喪茶店裡高談闊論,夢想著被恰好在對面食家莊查帳的天使投資人相中,在進行一番深度神交後,心滿意足的拿著ABCDEFG輪融資離開。但這樣的人終究是幸運兒,更多的創業者和張二狗一樣,懷揣著夢想和靠著踐行低碳生活理念攢下的錢,義無反顧的投入到了這場轟轟烈烈的造夢運動中。

只是張二狗們很快就被現實打腫了臉:金融卡上的餘額只夠負擔接下來3個月的泡麵錢,以至於二狗們必須一人身兼前台程序猿策劃獅文案狗美工數職,在日復一日夜復一夜的加班中懷疑人生。據不完全統計,大概有70%的二狗帶著帳單和碎成一地的夢想離開了創業圈。而剩下的29.99%的二狗,在掏空口袋裡最後一個鋼鏰之後做出了也許還只是DEMO V1.0的遊戲,並期望靠著這個遊戲脫貧致富走上人生巔峰。

可惜二狗們的臉再度被殘酷的現實打腫:在揣著遊戲進入市場準備賣個好價錢時,卻發現在寒風中瑟瑟發抖的等了好幾天,連一毛錢的收益都沒有。眼看著隔壁賣同城交友的上門定做西服的甚至跑腿的都個個賺得盆滿缽滿,二狗們只能仰天長嘆,各自散開去尋一個僻靜角落清倉大甩賣,盼著至少能把下個月的泡麵錢給賺出來。只有剩下1%的二狗能夠勉強成功,在大佬們的層層包夾中奪得一席空間,茍延殘喘。

但「極」的出現,打破了這種現狀。

沒人知道「極」的真實模樣,有人說他踏著VC、PE和天使投資的七彩祥雲而來,有人說他帶著一個由美術指導、資深策劃、首席程序猿等頂尖人才組成的團隊,還有人說「極」擁有最牛逼的行銷團隊,能把梳子賣給和尚的那種……

坊間傳聞,「極」喜歡遊走在各個創業圈,發掘基因優良的二狗,為他們提供從研發到銷售的一條龍服務,一代又一代的二狗因此走上了人生巔峰。

「後來人們把極的這種行為尊稱為「

大概是感謝這種服務帶來的光明。」二狗喝了口85年的雪碧,對著黃小芳說到。

「你說的我都懂,可這和我想跟你分手有什麼關係呢?」黃小芳不屑的看了眼二狗,那眼神仿佛是在打量村頭的那條中華田園犬。「隔壁村的董大柱從青鳥畢業當了程序猿,他才能給我幸福」

「你不明白!我發現了極的秘密!很快我就能完成遊戲的開發了!」

「只是傳說罷了,都100多斤的人了,成熟一點吧」黃小芳拎起高仿LV包,頭也不回的出了門「記得把帳結一下」

「我只是想告訴你,人們都錯了。極不是一個人,他的全名是「極光計劃」,是騰訊移動遊戲在UP2017上公布的一個面向中小型遊戲廠商和獨立遊戲創業者的計劃,目的就是幫我這樣的有志青年開發遊戲,走上人生巔峰啊

「我已經找到了可以參加極光計劃的辦法。你真傻,就算選擇了董大柱,我那麼愛你,當然會選擇原諒你啊」

猛戳「閱讀原文」,和二狗一起踏上人生巔峰。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