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影片第一陣營陣容顯形,秒拍、頭條影片、快手三國殺,大戲接下來怎麼演

微信號:信海光微天下

微信號:gongzhonghao001

自從2013年twitter旗下的vine通過短影片走紅之後,國內的秒拍、快手等同類產品也逐漸開始走上風口,但不料在行業認為風口將至之際,突然冒出一個「直播元年」,千播大戰彼此血腥廝殺,但整體上卻想給短影片來個截胡,然而,隨著大批直播網站的倒閉,以及巨頭對短影片行業的巨資介入,短影片似乎又絕地反擊,搶回了被截胡的風口。

以上是短影片行業在中國的簡短「演藝」,那麼重新站在風口之上的短影片行業中,到底誰又是行業翹首,誰又位列第一陣營呢?

4月18日,專業數據分析機構QuestMobile正式發布《2017年移動互聯網春季報告》(以下簡稱「報告」),該報告通過專業的數據對比與分析,較為全面的揭示了第一季度中國移動互聯網的發展趨勢。其中有一項QuestMobile2017年3月移動影片應用排名可以較為客觀的反映出目前中國短影片應用頭部陣容的組成。

在這個排名中,整個移動端影片應用的前三名屬於騰訊影片、愛奇藝影片、優酷影片三個「長影片」平台,而緊隨其後的是秒拍和快手,位列整個移動端影片應用的第四位、第五位,而在略過兩家之後的樂視、小米、搜狐、芒果等幾大「長影片」平台後,頭條影片異軍突起,成為短影片陣營的第三名,而秒拍、快手和頭條影片三家共同構成了短影片業的頭部陣容。

或許拿魏蜀吳三國來形容短影片行業的三足鼎立形勢更為直觀。在這「三國殺」中,秒拍可稱曹魏,快手堪比西蜀,而頭條影片則是東吳。

事實上,在QuestMobile這份報告中,秒拍並非在短影片獨立App中排名第一,但如果從APP+站外用戶的全網角度看,秒拍則是毫無疑問的移動影片行業第四,它大幅超越身後的快手,而與第三名優酷僅差在毫厘之間,這說明,雖然APP端格局穩定,但是隨著移動端生態用戶量的增加,在社交傳播的強大作用力下,短影片的崛起,隱然顯現出改變影片生態的格局。

與長影片為主的優酷等老平台相比,短影片的一大屬性就是其「分享性」,在微博和朋友圈上,很少有人去分享優酷或騰訊影片的連續劇,即便是《以人民的名義》也很少見,但基於短影片的分享卻每天都在刷屏,這也是為什麼短影片的用戶滲透力會有逐漸超越那些老影片巨頭之勢,以及為什麼短影片能夠做到對直播的絕地反擊,因為在短影片背後有兩大驅動力,即內容驅動力和社交驅動力。短影片的強大內容驅動力直接秒殺大部分正陷在同質化泥潭中的直播們,而社交驅動力則使秒拍和頭條影片得以制衡快手攜草根觀眾的快速崛起。

或許上個月易觀發布的另外一份報告更能說明這方面的問題,根據易觀3月發布的《中國移動短影片市場專題分析2017》,2016年12月秒拍用戶滲透率達到61.7%,其次分別為頭條影片(53.1%)、快手(43.2%)。在這一組主要關注用戶滲透率,而不是單個App的用戶活躍度,因此用戶數不及快手的頭條影片反而獲得了甚至超越快手的排名,這說明什麼?說明快手盡管用戶量巨大,活躍度很高,但基本上是限於其固定用戶之內,也就是報導所謂的「殘酷底層」,而秒拍和頭條影片則借助於轉PO在全網取得了更高的影響力。

滲透率是什麼?按照易觀的解讀,移動全網短影片平台用戶滲透率是指通過目標短影片平台站內及站外分享鏈接播放所覆蓋用戶數占移動端全網短影片用戶數的比例。簡單說就是內容的市場份額。

再看構成中國短影片第一陣營的秒拍、快手、頭條影片三家。頭條影片雖然躥升較快,但就實力而言還較秒拍、快手相差甚遠,實際上,未來短影片業的巨頭之爭將主要是在秒拍和快手之間發生,通過在全網的高滲透率,秒拍目前奪得了榜首位置,暫時領先一個身位。

話說至此其實又一個中國互聯網背後的真相隱然已現,秒拍和快手背後還是站著BAT的兩只大老虎:阿里和騰訊。騰訊投資快手已眾所周知,而秒拍與阿里卻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阿里是微博的股東,微博是一下科技的股東,秒拍屬於一下科技旗下,如此算下來,秒拍也是阿里系陣營的一員,從生態上說,秒拍的短影片與微博的網紅經濟、淘寶的電商經濟都深度融合,從而構成秒拍得以崛起的基礎之一部分。如果再考慮到BAT之間的激烈競爭,去年業內傳出百度控股今日頭條的流言也就很好理解了,秒拍和快手都站隊了,百度也只能琢磨今日頭條。

或許更多的人會好奇未來秒拍與快手之間的短影片之戰誰能勝出?但客觀說,兩者發生直接衝突的可能性極小,因為兩者根本不是一個維度上的產品,秒拍與快手在用戶興趣偏好、地域、商業化價值方面都大有不同。快手的優勢是在三四五線城市擁有絕對的優勢,用戶黏性極高,而劣勢也是來自其優勢,其中平台變現是最大的難題,草根人群的商業價值終究有限,打賞的商業模式可以使主播們爆賺,但快手自己本身如何盈利是必須破解的一道題。

也就是說,秒拍僅僅在用戶上或許與快手存在爭奪(事實上鑒於用戶群體差異過大雙方也基本上爭不起來),但在商業模式上,最大的競爭對手其實頭條影片,但按田忌賽馬的道理看,至少在目前看,秒拍(實際還包括小咖秀和一直播)對頭條影片的領先還比較明顯。

具體表現在三點,其一,秒拍起步早,有先發優勢,2013年,秒拍與新浪微博排他性戰略合作,秒拍SDK內嵌微博。通過發起「冰桶挑戰」而迅速走紅的秒拍,完成了最初的原始積累,並借助微博的龐大流量入口,用戶規模急速壯大。其二,秒拍有原創內容優勢,其數年來積累了大量的優質原創內容和內容創作者,包括與2000多家MCN公司、影片創業團隊和網紅經紀公司建立的深度合作;其三,秒拍靠影片起家,在影片領域有生態優勢和專業優勢。

相比之下,頭條影片盡管背靠今日頭條的龐大用戶群,但在原創短影片內容方面起步晚,主要靠從其他平台抓取鏈接,再加上算法智能推薦影片的模式在監管方面還有一些技術難題需要克服,至少在短期內看威脅到快手和秒拍還很難–當然,頭條影片現在的增速本身已經很驚人,行業第三的位置也足夠一般創業者夢裡笑醒了。

中國短影片行業目前只處於爆發初期,未來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對於後來者來說,頭部的兩大產品都有值得借鑒之處,對於快手來說,值得學習的是其對草根群體的深耕,而對於秒拍,更有借鑒意義的是其對商業模式的確立和對商業價值的挖掘,客觀說,未來無論是頭條影片還是美拍乃至快手,可能都要向秒拍學習怎麼商業化,因為其以社交+垂直細分為特色的商業模式至少在吸引移動廣告方面已經被證明是可行的,而垂直領域生態也更容易承載更多的內容創業者,數據顯示,2016年至今的短影片內容項目融資中,只有5筆發生在泛娛樂和搞笑類內容項目上,以搞笑為特色的papi醬雖然看起來影響力大,但就數量來說,還是垂直品類更容易獲得資本的青睞。

熱門文章